大发5分彩开户_大发5分彩官网_大发5分彩注册

記憶東麗

赤土村

    發佈時間:2019-03-29        
       村情簡介:赤土村,原村名赤鹼灘,曾用村名鏟灘、沉灘、風雲嶺、赤鹼灘、小揚州、三八村。截至遷村前有3643戶,10356人,原有土地50000畝。該村位於張貴庄北25公里,金鐘河南岸,北環線鐵路北側,西臨楊北公里,赤海路穿越全村。西為范庄、南于堡,南鄰貫庄,東隔東麗湖與李場子為鄰。村中大姓是魏,籍貫以天津、山東、河南居多。赤土村于明永樂二年(1404年)建村,至今已有611年的歷史。2007年4月赤土村啟動拆遷工作,於2008年4月撤村,現村民統一搬遷到華明家園居住。
       村名的由來
       赤土村是華明街第一大村,幾百年來,村名改了好幾次,但魏氏家族始終是村裡的大戶。
赤土村中大多數魏姓人同宗同源,他們的祖先是明朝的魏銓、魏朝兩兄弟。燕王掃北時期,魏銓、魏朝兩兄弟跟着燕王北上,後來拿到了皇家御賜的“龍票”,可到處為家。兄弟二人是從河南衛輝府滑縣鏟灘過來的,來的時候還帶着他們的弟弟魏鍾。可是當他們走到黃河的時候,因為沒有錢渡河,就把小弟弟魏鍾留給了擺渡人劉百美,抵了擺渡錢。兄弟二人輾轉來到天津,先在軍糧城一帶暫住了一年多,由於那裡已經被別的家族佔領,於是兄弟二人又走到如今赤土一帶。發現這裏地域廣闊,臨河近海,地理位置優越,適合長久居住,就拿着“龍票”,圈佔土地,確立了庄界範圍,在這裏紮下根來。雖然當時已有姓李的人家在此耕種,但是李家人沒有“龍票”,只好把地讓給魏氏祖先,魏家兩兄弟就在這裏建立了村莊。
       村子剛建好的時候,兄弟倆以河南老家“鏟灘”給村子命名,後來因為村北北坨子一帶風景秀麗,可是一到風雨來臨前就出現預兆,所以他們把村名由“鏟灘”改成“風雲嶺”。
       到了清朝雍正年間,風雲嶺因為海水倒灌成了一大片鹽鹼地,加上官府苛稅過重,人們把村名改成了“赤鹼灘”,也有人叫“赤鹽灘”。
赤鹼灘在抗日戰爭時期是中共地下黨的堡壘村。當時為了便於地下交通聯絡通信,地下黨給赤鹼灘起了幾個代號,分別是“小揚州”“三八村”,後來又改成了“赤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赤鹼灘被認定為革命老區,是一塊名副其實的紅色土地。為了紀念革命勝利,赤鹼灘在1949年正式更名為赤土村。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魏占鳳,51歲  
       整理人:滑 靜         
 
       神馬泉的傳說
       相傳在赤土村的東南角有一口水井,泉水清澈甘甜,被稱作神馬泉。為什麼叫神馬泉呢?這其中有一個故事。
       北宋年間,赤土村這個地方還沒有建村。有一年,北宋的楊家將楊七郎率兵北上,抵抗遼軍侵犯。軍隊與遼軍周旋了好幾日也沒有辦法打敗敵人,反而被敵人逼得非常狼狽,被困在赤鹼灘地區。這時候,軍中糧草已消耗殆盡,被困的地方又沒有找到水源,戰士們饑渴難耐,眼看快撐不下去了。楊七郎看在眼裡急在心裏,騎着戰馬四處找尋,希望能找到些水或食物。
       一天,楊七郎騎馬向東南方走去,到達一個小窪地的時候,他的戰馬停下來,任憑楊七郎怎麼喊都不走,只見這匹渾身黑毛的馬兒用蹄子開始往窪地刨,越刨越深。不一會兒,窪地裏面開始冒出絲絲泉水,楊七郎立即從馬上下來,和馬兒一起往深處刨,突然,一大股清涼的泉水噴涌而出。楊七郎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泉水非常甘甜。營地裏面的士兵們也紛紛來取水喝。
       楊家將的軍隊離開后,村民們把水潭往深處挖,形成了一口井。為了讚揚神奇的黑馬,大家把這口井叫作神馬泉。可惜的是,後來赤鹼灘地區發大水,神馬泉被衝垮,與濕地合為一塊,至今已經找不到一丁點神馬泉的痕迹了。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整理人:字 強             
 
       觀  音  寺
       赤土村原有“三古”,即古廟、古樹、古井。其中古廟有三座,即村南“觀音寺”,又叫娘娘廟、全神廟;村中“火神廟”;村北“玄帝廟”。其中規模最大、建築工藝最為高超的要數觀音寺,相傳它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公輸班,即土木工匠的祖師爺魯班所建。
       據說,魯班和他的妹妹成長於工匠世家,在建築方面都頗有造詣。但是人們卻只欣賞讚嘆魯班的才能,忽略了他的妹妹。魯妹不服,想要和魯班一決高下。於是兩人決定進行一場比賽,看誰在一天之內修的廟更多更好。最終還是魯班技高一籌,在一天之內修成兩座廟,一座是赤土的觀音寺,一座是歡坨的崇明庵。而魯妹直到天亮了才修成一座廟,所以被稱作白廟,位於寧河。
       雖傳說魯班是一夜蓋兩座廟,但這兩座廟,無論是整體的宏偉壯觀程度,還是內部雕梁畫壁的精巧程度,與市區現存的娘娘廟相比,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據載,赤土觀音寺,始建於明萬曆二年(1574年),后經清光緒二年(1876年)及清末兩次修繕,達到佔地5100平方米規模。分前、中、后三個大殿。前殿為主殿,供奉着觀音菩薩;中殿為佛祖殿,殿內正中為佛祖釋迦牟尼;後殿供奉着地藏王菩薩和魏大奶奶金身像。相傳清朝末年,赤土村裡有位老婦人姓魏,人稱魏大奶奶。她年近六旬,衣衫襤褸,卻不顧年邁體衰,終日各處化緣。但她從不用化緣所得錢財為自己添衣買糧,而是全部積攢起來,用於修繕廟宇。人們為了紀念和褒獎她為觀音寺所做的貢獻,遂集資塑魏大奶奶金身像於後殿,供後人瞻仰朝拜。
       主殿頂下懸塑《西遊記》中唐僧西天取經歷經九九八十一難人物彩像及“二十四孝”故事,均為彩塑,近者尺余,遠不盈寸。青山綠水,樹木蔥蘢,千山萬壑,雲霞瑰麗,萬狀千姿,金碧燦爛,巧奪天工。殿內四壁彩繪七十二度,手法細膩、工藝精湛。殿內有四棵圓柱,靠大門兩棵圓柱上各盤一條金龍,頭向殿中,呈二龍戲珠狀,金龍昂首欲飛,栩栩如生。
       傳說殿內四棵圓柱上共盤有四條金龍,在明末一天午間,突然雷鳴電閃,大雨如注,其中靠殿內兩側兩條金龍竟借雨衝天躍騰而去。殿內主持僧見狀大驚,為防另兩條金龍騰飛,急忙用鐵釘釘住龍爪。所以只留下兩條盤龍。後來在拆廟時,人們在主殿牆壁上發現了兩個長約60厘米、寬約40厘米的大腳印,眾人愕然,皆言為觀音菩薩抓兩條逃龍時所留。
       觀音寺里一直香火鼎盛,連綿不斷,每逢農曆三月十五日、四月十八日、七月十五日,遠自津城、近自鄰村八鄉的善男信女紛紛前來燒香還願。這樣的光景一直持續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由於該廟遐邇聞名,1955—1957年,國家每年撥專款修繕,天津歷史博物館還收藏了該廟的照片。
       2001年,赤土村簡易重修了觀音寺,並委託一位出家人代為管理,觀音寺的香火得以延續。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魏占鳳,51歲    
       整理人:王璐清         
 
       神樹及其傳說
       赤土觀音寺前殿後院中原有數棵老槐樹,被人們稱之為神樹,樹木高大茂盛、樹身筆直,前來寺里上香拜佛的善男信女,烈日時就在樹下納涼,陰雨天就在樹下避雨。據說在建廟之前這幾棵古樹就已存在,村裡無人可以道出它們的確切年紀,幾棵古樹見證着村莊的發展變遷。
       相傳明朝年間,村裡來了一條白蟒蛇,兇惡至極,經常騷擾居民,偷食禽畜,有時還會傷人,鬧得民不安生,誰也拿它沒辦法。於是,村民們就在老槐樹下燒香,祈求上蒼懲罰這條惡蛇,為民除害。白蟒蛇知道后勃然大怒,氣急敗壞地游過來,見東西就毀,見着村民就咬,人們紛紛躲避。就在這時,天空突然大變,黑壓壓的烏雲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接着就是電閃雷鳴。白蟒蛇預感不好,急忙鑽進一棵老槐樹的樹洞中。只見一道白光閃過,緊跟着就是“轟”的一聲刺耳的響雷,這雷不偏不倚地正好打中這棵老槐樹的主幹,並從樹洞中鑽了進去,白蟒蛇當即爆炸開花。從此,村民們過上了太平的日子。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魏占鳳,51歲  
       整理人:王璐清        
 
       火  神  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赤土村有個火神廟,裏面供奉着火神。
       火神,也被稱作“火帝”,相傳是為人類發明和管理火種的神靈。古人們認為火神曾幫助人類的祖先驅趕野獸、發展生產,並使人類擺脫了茹毛飲血的生活,同時還給人類帶來了溫暖和光明,因此,人們對火神充滿了崇敬和感激之情。
       據說火神廟中供奉的火神長得極其兇惡,滿臉通紅,兩眉之間還多長了一隻眼。火神一共有8隻手,分別持有劍、火輪、火球等不同法器,看起來相當威嚴。在火神塑像兩旁還有4位站神,分別是火龍、避火豬、食火猴和圍火虎,據說他們都是火神的弟子。火龍全身都穿着盔甲,手上拿着紅蛇,臉是白色的;避火豬臉是藍色,身上穿着黑袍,頭上戴着豬形帽子;食火猴尖嘴紅腮,長得像只猴子,身上穿着黃袍;圍火虎是白色的,全身穿着武士服,頭上戴着老虎帽。
       由於火神和他的弟子們都長得凶神惡煞,不像觀音娘娘那麼慈眉善目,所以百姓們對火神常常敬而遠之,平時對火神沒有特別的祭祀,只是在遭火災之後才向火神進香祈求火神保佑。如今火神廟已經不存在了。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魏占鳳,51歲  
       整理人:滑 靜       
 
       火神廟慘案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后不久天津淪陷。日本鬼子在津郊的各個村莊大肆掃蕩,強搶民糧,姦淫婦女,村民稍有阻攔就會被鬼子殺害。村民被鬼子逼得沒了活路,聽說八路軍帶領人民打鬼子,許多人自願加入了抗日隊伍。當時八路軍武器裝備較差,於是盡量避免與敵人正面交火,而是以深入敵後的游擊戰為主,用打持久戰的方式把鬼子的戰鬥力消磨完。赤土村村民魏義才、魏國亮等人也加入了共產黨,並成立了東麗地區第一個黨小組,帶領群眾打擊日寇,多次重創鬼子,被鬼子視為眼中釘。
       1945年,日軍在太平洋戰爭和侵華戰爭的雙線作戰中被拖得筋疲力盡,已陷入窮途末路,但仍賊心不死,困獸猶鬥。鬼子為了補給軍用物資,在各地進行大掃蕩,看到勝利曙光的中國人民團結起來進行更加激烈的反抗,盼望早日把鬼子送回老家。津郊一帶的鬼子為了強化治安,想殺雞儆猴,讓中國人當他的順民,來到赤土村脅迫百姓指認八路。
       1945年5月的一天上午,日本鬼子及大批偽軍以赤鹼灘有八路軍為借口,突然把赤鹼灘圍了起來。日偽軍進村后,在路口架了許多機槍,挨家挨戶地搜捕群眾,把全村男女老幼600多人都押到“火神廟”前。鬼子拿着槍對着600多位村民,聲稱赤鹼灘有八路,如若村民袒護不交出八路,就給大家點顏色瞧瞧。雖然鬼子架着槍威脅村民,但人們都低着頭一聲不吭。鬼子等了一會兒,見沒有人順他的意,就氣急敗壞地去人群里抓人,要上刑逼問。鬼子先後從村民中抓出20多歲的趙子良、魏惠元二人,又是用鞭子抽,又是用燒紅的烙鐵燙,可是兩個年輕人忍着劇痛,愣是一個字兒也不說,當場就被鬼子用刀砍了頭。兩個年輕人剛剛喪命,日本鬼子又要再抓人來拷問,不料萬里晴空突然烏雲密布,雷聲四響。廟前的村民都說,鬼子作惡多端,老天爺終於開眼了,報應啊,小心遭雷劈啊。鬼子還想抓人來審問,可是一旁的翻譯跟他說天意不可違,可能是砍錯人了,還是不要再殺人了,日本鬼子也害怕了,於是不敢再繼續殺人。但在臨撤退時還抓走了30多名群眾,燒毀了一些民房,此事被稱作“火神廟慘案”。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魏占鳳,51歲  
       整理人:滑 靜         
 
       火燒葦船
       古代三國赤壁之戰中,周瑜火燒戰船以少勝多。解放戰爭時期,赤土村也有一個火燒葦船的故事。
       抗日戰爭勝利后,冀中解放區為了更好地團結群眾,1947年把天津縣和武清縣合併起來,設了一個津武聯合縣。當時每個縣都有縣大隊帶領群眾進行革命鬥爭,力求早日解放全中國。與此同時,仍有一股頑固封建勢力試圖阻礙革命的大潮。隸屬於國民黨政權的地主武裝南河團在金鐘河附近的永和村設置了據點,對周圍群眾的生命安全和人民的革命鬥爭都造成了很大威脅。
       縣大隊一直想端掉這個據點。1948年5月,津武縣大隊隊長武宏和區城工委員劉啟成為端掉這個據點做準備,率領區小隊戰士和一百多個民兵沿着金鐘河南岸進軍。就在這時,隱藏在赤土村大槐樹下雜草中的地下交通聯絡站發現金鐘河上有一串燈光,經偵察是寧河縣縣長兼保安大隊長王紹朋正在用船押送幾十艘蘆葦,要經金鐘河運往天津。交通站趕緊把情報報告給了武宏等人。武宏一聽船上裝的都是蘆葦,靈機一動,想到了三國里的赤壁之戰,計上心來,立即下命令讓區小隊和民兵去火燒葦船。戰士們聽到命令后,立即對敵船發起猛攻,機槍掃射,榴彈齊飛,敵船火焰衝天,照亮了金鐘河兩岸。敵軍亂作一團,紛紛棄船逃走,王紹朋眼見幾十艘船都着了火,也跳入河中,抱着一捆蘆葦順流而下,僥倖撿了一條命。
       戰鬥在十幾分鐘后就結束了,戰士們此次殲敵百餘人,繳獲鋼炮、機槍、步槍等大批武器,且無一傷亡。當地百姓稱此次戰鬥為“火燒葦船”。此次行動得到軍分區通令嘉獎。“南河團”地主武裝聽到這個消息,紛紛落荒而逃,縣大隊順勢將無人守備的永和村據點摧毀。
幾十年後,武宏將軍重返赤土。在與當年老戰友的重逢中,回憶起這次被百姓稱為“火燒葦船”的戰鬥,仍然興奮不已。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整理人:滑 靜       
 
       跑 爺
      提起赤土村的“跑爺”,在金鐘河一帶也算得上是家喻戶曉了。“跑爺”原名魏義才(1919—1990年),化名賀民,是地地道道的赤土人。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因長期無固定行蹤,故人稱“跑爺”。他當年是武(清)、寶(坻)、寧(河)聯合縣區游擊隊隊長,那個時候打游擊,手中簡陋的鳥槍、火銃根本無法與日軍的“三八大蓋”抗衡,只得採取靈活的機動戰術,依託地形不斷跑動,躲避與日軍的正面交火,並經常卧倒在莊稼地中對落單日偽士兵進行伏擊。據說“跑爺”為了打仗有七八年沒有脫衣服。
       魏義才是窮苦出身。抗日戰爭剛開始不久,他聽說去軍糧城給日本人撓秧能掙錢,18歲的他就跟着鄰居家的大人們去了。可是剛去沒幾天就回來了,他回到家跟大人們說是因為他活幹得不好,差點兒被日本兵抓進憲兵隊,幸虧軍糧城的老鄉們給他求情才免遭一劫。他在軍糧城看到日本兵在中國的土地上奴役中國人種稻子卻不許村民吃稻米,加深了對日本兵的仇恨。後來縣裡的幾個共產黨員動員他加入八路軍一起抗日,他欣然同意。幾經鍛煉,他成為金鐘河一帶的區小隊隊長,帶領區小隊隊員通過各種方式破壞鬼子的侵略活動。日本兵對他恨之入骨,有一次鬼子還燒毀了他們家的房子。
       抗日戰爭期間,他打得最漂亮的一仗就是突襲程林庄偽警察所。那是在1945年春天,他擔任武工隊的小隊長,為了弄到槍支,他打起了偽警察所的主意。於是,他化裝成魚販子在偽警察所門口賣魚,有一位偽警察從警察所出來向他要稅錢,他就藉著交稅錢的名義進了偽警察所,對地形地貌和武裝布置偵察了一番。當天晚上,他帶領區小隊成員和十幾個民兵,翻過大牆,跳入了偽警察所,當場俘虜了11名睡得正香的警察,繳獲7支步槍。幾天之後,魏義才帶着區小隊的成員和幾個民兵偷了幾件鬼子的衣裳,一行人化裝成日本守備隊,騙過偽警察局的守衛,在光天化日之下進入偽警察局。一進警察局的大門,魏義才就端着槍呵斥全體偽警察集合,偽警察們不敢不從。等到偽警集合完畢之後,魏義才一行人掏出槍指着偽警們,跟他們說自己是八路軍,這一下子就把偽警察們嚇得繳械投降。
        日本投降后,人民群眾在國民黨*派的統治下依舊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跑爺”魏義才就帶着區小隊的戰士們破壞國民黨*派的交通和通信設施,炸火車頭、炸機場,為解放軍在正面戰場上的鬥爭提供了重大支持。
       炸國民黨軍火車頭最漂亮的是1947年5月的那幾次。那時軍區讓魏義才所在的六區擔任爆破敵軍火車頭的任務,同時還要炸毀鐵路,把火車司機押送到軍區,目的是切斷京山鐵路,阻止國民黨通過鐵路向東北地區的敵軍運送軍糧。接到任務,魏義才他們對周圍的地形和其他各方面因素進行研究后,決定由身手最好的區小隊幹事魏國亮帶隊完成這項任務。他們計劃夜間在軍糧城東面的鐵道邊上動手。當天,魏義才、魏國亮和幾個戰士一行人背着地雷和炸藥包,帶着乾糧,潛伏在鐵路附近,到了半夜,他們摸到鐵路上,扒開路軌下的石頭,放好炸藥包,系好拉線,然後跑到遠離鐵軌的路邊卧倒等候敵軍的火車開過來。眼看敵人的火車開過來,魏國亮眼疾手快,立即拉響炸藥包,敵人的火車頭就報廢了。當時國民黨軍隊在東北戰事吃緊,急着給東北“剿總”國民黨軍隊運送補給,所以鐵路修復得很快。魏義才他們可不會讓敵人如願,敵方修一次他們就炸一次,魏義才他們摸清了敵人護路部隊的活動規律,一個月之內炸毀敵火車頭3個。這次炸車頭行動,成功地擾亂了東北國民黨軍隊的供給運輸,魏義才等人受到了冀東分區的表揚。
       還有一次,魏義才等人接到任務去炸張貴庄飛機場,那次戰役也是非常驚險。當時,魏義才等人以為此次任務很簡單,帶着炸藥就去了飛機場,本來想着埋好炸藥點着,把飛機場炸平就可以完成任務。可是到飛機場后才發現裏面還有不少隊員沒能平安撤出,害怕傷害到自己的同志,他們不敢貿然點燃炸藥,以免傷及自己人。不曾想撤退過程中被敵方發現,頭頂上敵軍飛機亂飛,不時往下扔炸彈。為了隱蔽起來,他們幾個人拚命往溝里跑。可剛躲過飛機轟炸,還來不及喘口氣,敵軍又追了上來,在他們身後不斷放槍。大家只能繼續撤退,此時戰士們都掛了彩,可是魏義才還是催着戰士們使勁往前跑,一直跑到了一片高粱地,幾個人才終於跑出敵人的視線。在這次戰役中,有一個姓馮的小夥子頭部中彈犧牲了,此時距離他新婚才一個半月,他的家人得知噩耗后哭了足足半個月。
       1948年,魏義才所在的縣大隊被收編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野戰部隊,“跑爺”隨部隊南下。後來,全國解放了,“跑爺”由於眷戀土地堅持回鄉務農,在家鄉度過了後半生,直到1990年與世長辭。同年,從赤土村走出去的安徽省電視台導演魏汝明以魏義才為原型拍了一部電視劇《跑爺和他的子孫們》,中央電視台於1990年3月18日、4月5日—4月7日與1991年10月9日—10月11日、10月16日予以播出。此外,全國各省、市、自治區等省級電視台先後做了數次播出。
 
       講述人:魏和蘭,88歲  
       整理人:滑 靜         
 
       抗日英雄的平民本色
       魏國亮1908年生於赤鹼灘,其父給地主魏萬有家當長工,1940年因年邁體弱被地主趕回家,不久凍餓而死。魏國亮因葬父欠下了地主的高利貸,便給魏萬有家當長工,受盡剝削。
       1943年魏國亮隨武寶寧六區區長陳伯平參加革命工作,化名“全勝”。1947年入黨后歷任武寶寧六區、寧河縣六區爆炸員、偵察員、武委會幹事、主任等職。他善於製作各種樣式的地雷,敵人曾多次陷入他布置的地雷陣中,死傷數十人。
       1945年春,魏國亮率3名隊員,夜闖么六橋大陸農場,繳獲護場偽軍步槍2支。日軍聞訊后,到金鐘河沿岸進行掃蕩。
       金鐘河上的歡坨大橋是日本侵略者的交通咽喉,武寶寧縣委決定毀橋以破壞敵人交通。1945年6月,魏國亮受命完成此任務,他偵察橋情后,於一深夜攜帶汽油將此木橋燒毀,守橋日偽軍驚慌撤逃。火燒大橋既阻止了敵人運輸,也使金鐘河北抗日地區得到安寧。
       1946年4月21日,國民黨軍隊包圍了赤鹼灘,正在開碰頭會的區長建夫和財糧助理李愚在突圍時犧牲,魏國亮突圍未成,藏入村民家中,敵人發現后,立即予以包圍,並用機槍掃射,威逼魏國亮繳槍投降。魏國亮以土炕為掩體,沉着應戰,趁敵人機槍突然卡殼之際,竄出屋外,用手朝房上架機槍處投出手榴彈。隨着手榴彈的爆炸聲和瀰漫的硝煙,在敵人驚魂未定時,魏國亮縱身越牆不見蹤影。後來,群眾將此次魏國亮脫險稱為“虎口逃生”,並傳為奇談。
       1948年12月17日夜晚,東北野戰軍9縱隊某團要在金鐘河搭設浮橋,以便大部隊搶渡金鐘河,佔據軍事重鎮軍糧城。魏國亮奉命協助搭建浮橋,他于夜間冒嚴寒在兩岸拴纜繩,並發動群眾用12條木船和大量木板架起浮橋。待黎明部隊過河后,他又不顧徹夜的疲憊,隨部隊向貫庄、山嶺子、興農一帶進軍,迅速解放了古鎮軍糧城。
        魏國亮從1948年1月即任寧河縣六區武委會主任。天津解放后他不居功自傲,不計較職位高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寧河縣糧食局、軍糧城鎮等單位工作。1968年任天津市水產局草坨子養殖場生產組長的魏國亮離休后,不留戀城市生活,回到故鄉赤土村,過着艱苦樸素的生活,與當年同戰鬥共患難的鄉親們在一起平靜地生活着。
1997年,這位抗日老人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享年89歲。
                                       
       撰稿人:傅鳴山,83歲  
    
       劇影雙棲藝術家魏鶴齡
       劇影雙棲藝術家魏鶴齡,原河北省天津縣赤鹼灘(今天津市東麗區赤土村)人。1907年1月14日出生於一個貧苦農民家庭,排行第五。幼年時隨二叔下田、拾柴、捉魚、抓蟹。早年曾由爺爺教書識字,中學畢業后因家中無力供養而失學。後來跟繼父(他二叔)種田、耕地、放鴨子。挑過貨郎擔,當過賣貨郎,還到海河碼頭上扛過大包,做過搬運工人。
       當時人們都認為魏家老五不務正業,放着地不好好種,天天坐在田埂上扯着一把破二胡,看到牛車經過跳上車就跟着到天津勸業場看戲去。有時要到半夜,才一路咿里哇啦地唱着跑40里路回家,連家裡人都說他走火入魔了。
       懷着對藝術的濃厚興趣,1928年6月,魏鶴齡考入山東省立實驗劇院,學習表演藝術,從此跨進了戲劇藝術的殿堂。在田漢名作話劇《名優之死》中扮演名伶劉振聲,這一角色使他初露頭角就一鳴驚人。《名優之死》的演出成功,奠定了魏鶴齡在中國話劇舞台上的地位,也使他和田漢結下了不解之緣。從1929年的《名優之死》到1959年國慶10周年演出最後一出名劇《關漢卿》,在30年舞台生涯中,他表演過60部話劇,成為20世紀30年代中國進步話劇史上著名的表演藝術家。
       魏鶴齡在話劇上的出色表演,引起了當時電影界的廣泛重視。1935年,魏鶴齡應著名電影導演史東山邀請,到上海藝華影片公司拍攝電影《人之初》。這部電影成功地奠定了魏鶴齡從影的基礎,在以後的30年裡(1935—1965年),魏鶴齡以他深沉、含蓄、質樸、典雅的表演風格在話劇舞台和銀幕上塑造了一個又一個典型的藝術形象,給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也使他成為集話劇、電影於一身的雙棲表演藝術家。他主演的電影《祝福》於1957年和1958年分別獲得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特別獎與墨西哥國際電影周銀帽獎。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榮獲個人一等金質獎。
       魏鶴齡歷任上海市人大代表、中國電影協會上海分會理事、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海燕電影製片演員劇團副團長。1979年10月2日,在歷經十年“文革”后不幸在上海病逝,走完了他畢生熱愛的藝術道路。他的骨灰安放在上海龍華烈士陵園。他是一位深受人民愛戴的人民藝術家。1995年12月28日,首都紀念世界電影誕生100周年、中國電影誕生90周年大會上,魏鶴齡被追授“中國電影世紀獎”。
       魏鶴齡女兒魏芙領獎后曾帶着獎盃回到赤土村,村裡老人們摸着獎盃不勝感慨,上輩人傳說金鐘河裡深藏着寶貝,誰也沒見過,今天可見到了,這魏家老五成了大名人,他就是赤土村的寶貝啊。魏鶴齡生前十分眷戀津門故里、東麗熱土。1972年還返鄉探親,他的愛人袁蓉每年都回赤土村看望家鄉親人,看看家鄉的新變化,以寄託對魏鶴齡的哀思,直到去世。
 
       講述人:魏占鳳,51歲,村幹部  
       整理人:王璐清         
 
       相聲名家魏文華、魏文亮
       魏文華(1937年1月生)、魏文亮(1940年生)姐弟倆是從赤土村走出的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幾十年來,他們給人民群眾帶來了數不盡的歡樂。
       魏文華、魏文亮出生在一個藝人家庭,父親魏雅山是一位弦師,母親張墨香是一位老鴛鴦調演員。父親魏雅山出生在赤土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因為小時候出天花,病毒攻到了眼上,結果視力越來越弱,以致到20歲左右時成了盲人。因為眼睛的缺陷,魏雅山在農村沒辦法生活下去,流落到天津市裡靠拉三弦為生,後來與張墨香結緣,生下了魏文華、魏文亮。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魏家的生活窮困潦倒,生計實在維持不下去,魏雅山決定帶全家一起闖關東,去錦州投奔親戚。結果到錦州沒找到親戚,全家住在一家小旅店裡,靠街頭賣藝為生。巧合的是北京相聲藝人張文斌也流落到這家小旅店,他一眼看到魏文華、魏文亮姐弟倆,就覺得這倆孩子精神,是說相聲的料,要收他倆為徒。魏父魏母知道后特別高興,於是魏家人和張文斌湊到一起包了一頓餃子吃,算是姐弟倆正式拜師。
       魏文華是個女孩子,學相聲要比弟弟魏文亮吃虧許多。舊社會是很少讓女人登台說相聲的,相聲路也比較窄。像《白事會》《大保鏢》《大娶親》等這樣的傳統段子,女的就說不了,因為沒有婦女當保鏢的。而像《武墜子》這樣粗暴的段子,就更不適合女的。只有像《八扇屏》《報菜名》《對對子》《打燈謎》這樣比較文雅的段子,才適合婦女演出。
       魏文亮在拜張文斌為師后則如魚得水,不僅學會了《返七口》《打燈謎》等適合小孩說的相聲,還很快學會了《報菜名》等比較難的段子。學會這些段子之後,他就開始和師父撂地表演了。魏文亮當時只有6歲,個子矮,頭大,脖子細,戴頂小圓帽,留條小辮子,站在板凳上說相聲,人們看這孩子長得“逗”,就給他起了個“小怪物”的外號。沒多久“小怪物”的名聲便在錦州傳開了,學藝不久的魏文亮,演出已經可以和其他藝人拿同樣多的錢了。
       後來,日本人侵佔東三省,張文斌和魏文華一家為躲避戰亂,決定回天津。不幸中途迷了路,再加上僅有的一條小毛驢在山上受驚跑丟了,一行人連走了一個半月都沒能回到天津。這天,剛剛上了一個小山坡,眼看前面就是山海關,卻被一群劫匪劫住了,讓他們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就在大家心驚膽戰之際,一個劫匪突然喊了一聲:“這不是說相聲的小怪物嗎?這小子說相聲可逗了。”站在一旁的匪首沒聽過相聲,就說:“相什麼聲?要是真能把我們相樂了,就放你們過去。”那年魏文亮才10歲,還在懵懂階段,但初生牛犢不怕虎,他給劫匪們說了一段傳統單口相聲《賊說話》。這段相聲本來是魏文亮聽來的,詞都記不全,誰知相聲剛一說完,劫匪頭就樂了,衝著他們說:“我這裏還有兩萬塊錢,你們也拿着,趕緊走吧。”一行人擦把虛汗,這是誰劫誰啊,他們沒敢要劫匪的錢,但總算有驚無險地躲過一劫。可不曾想,張文斌沒等回到天津就生病去世了。魏家出錢,魏文亮披麻戴孝為師傅送了葬。
       幾經周折魏家四口終於回到天津,魏文華姐弟倆一邊上學一邊學說相聲。一次,魏母因病沒辦法登台演出,魏文華、魏文亮臨時救場,誰知一出《汾河灣》演完后竟被相聲名家武魁海相中了。武魁海是北京有名的相聲藝術家,本來在行里立了規矩不收徒弟,可是當他看到魏文華、魏文亮演出以後就再也抑制不住了。他親自來到魏家,對魏母說:“我要收這兩個孩子為徒,你們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就這樣,魏文華、魏文亮成了武魁海的徒弟。武魁海還專門“擺枝”(相聲界將拜師的過程稱為擺枝)收姐弟倆為徒,好讓他們結識更多有能耐的長輩。從此,武魁海每周日都早早地來到魏家一字一句地教姐弟倆說相聲,姐弟倆學得也刻苦認真。
       武魁海對兩個徒弟異常疼愛,但也非常嚴格,出一點差錯他都不會放過。20世紀50年代,有一次武魁海帶着姐弟倆演出,魏文亮無意中摳了下鼻子。下台後武魁海批評說:“在台上摳鼻子,觀眾看了多噁心啊,以後要改。”魏文亮答應了聲:“改!”但是第二天魏文亮又情不自禁地摳了下鼻子,下台後武魁海就又批評了他幾句,可魏文亮這回卻頂了嘴:“摳鼻子礙了什麼事,包袱響了不就行了。”這句話可把師父武魁海氣壞了,他“撲通”一聲給魏文亮跪下,扇了自己兩個大耳光:“我教不了你了,你是我師父!”這下武魁海火了,堅決不教魏文亮了。魏母知道后趕忙拉着和武魁海同輩的相聲藝術家趙佩茹去求武魁海,然而武魁海就是不原諒。最後請出相聲界老前輩張壽臣出馬從中說和,魏文亮給武魁海磕了幾個頭,表示以後一定不會再犯,武魁海這才回心轉意。後來,姐弟倆對師父的教導牢記於心,尤其是魏文亮再也不敢在演出時有半點兒馬虎。武魁海去世后,姐弟倆為他操辦了後事,魏文亮同樣身穿重孝給師父送終。
       如果說張文斌是魏文華、魏文亮進入相聲行當的啟蒙師,那麼武魁海就是把姐弟倆帶入相聲藝術殿堂的引路人,兩位師父不僅教給了他們謀生的本事,更教會了他們做人的道理。魏文華、魏文亮的表演給觀眾們帶來了無限歡樂,譜寫了一段相聲界佳話。 
 
       講述人:魏占鳳,51歲,村幹部  
       整理人:滑 靜          
 
       赤土扣肉的來歷
       提起赤土的特產,首當其衝應是赤土扣肉。雖然現在赤土已經撤村,但是“赤土扣肉”卻作為天津市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傳承下來,為人們所熟知與喜愛。
       關於赤土扣肉的來歷,說法很多,主要有下面兩種:
       第一種說法是,相傳最早製作赤土扣肉的是魏天成,他原本不是赤土人,當時八國聯軍侵華的時候,魏天成的父親在天津城內烤鴨店干雜役,偷偷學會了外國的烹調技術,改良了民間製作扣肉的方法。後來,他就把製作扣肉的技術傳授給了兒子魏天成。以後,魏天成舉家遷到赤土,經過努力,把扣肉這道美食在赤土地區加以改進與發展。另外一個說法是土生土長的赤土人魏萬一是赤土扣肉的創始人,最早可追溯到民國時期,那個時候他在天津城內一家叫“民國飯店”的地方做廚師,把中餐廚藝和西餐廚藝相融合,製作出來的扣肉味道醇厚,肥而不膩,十分爽口。赤土扣肉的手藝不斷傳承,再到了第二代、第三代的時候,傳人就多了,包括魏正亮、魏寶成。到現在村裡面已經傳到第五代了。
       第二種說法是,赤土扣肉的前身始於清代的宮廷御膳萬字扣肉,清朝滅亡后,宮廷御廚四散流落民間,此前一直秘不外傳的宮廷佳肴也逐漸流傳到民間。赤土扣肉最早的傳人要追溯到100年前,當時的張友林師傅是名揚十里八鄉的農村婚宴大廚,尤其是出自他手的扣肉,由最初的宮廷萬字形改為六塊見方形之後,備受人們喜愛。之後,其徒魏紹起延續傳統做法的同時,在用料和製作上加以改進,將扣肉改形成最為今人所熟悉的“一字橫刀條肉”。現在的赤土扣肉已經傳到了第三代。第三代傳人為了使傳統風味得以保存,並繼續發揚光大,保留了傳統的製作技藝,但在選料、用料上,較之以前更加精益求精,並通過現代調料的衍生與改進,獨創了“十八道工序”作為赤土扣肉的秘製程序,還大胆使用真空包裝技術進行冷封貯藏,使赤土扣肉利於保存與攜帶。這樣做出的扣肉,色澤鮮亮,入口溢香,肥而不膩,使人回味無窮。一位來自北京的食客吃后吟詩道:“隔村一望千百里,不走半步卻聞香。”
 
       講述人:魏和蘭,88歲,原區小隊成員  
       魏占鳳,51歲,村幹部     
       整理人:字    強              
 
       赤土霸王鞭
       “霸王鞭”又稱為“打花棍”,是一種民間舞蹈形式。霸王鞭流傳很廣,全國各地都有,在天津東麗區以赤土村的霸王鞭最為有名。赤土人把霸王鞭耍得有聲有色。目前,赤土霸王鞭已經成為天津東麗區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
        關於“霸王鞭”的由來,村裡流傳着多種說法。有的說霸王鞭原是姜子牙的“打神鞭”,流傳到民間就成了霸王鞭;有的說霸王鞭是從西楚霸王項羽手裡拿的“鋼鞭”演化來的,所以叫“霸王鞭”;還有的說霸王鞭是由過去窮人討飯時手裡拿的打狗棒演變來的。
       現在赤土村的霸王鞭,是20世紀80年代跟一個萬新村的大姐學來的。當時赤土村的老齡協會組建了秧歌隊、腰鼓隊等多個文體團隊,他們經常到天津各地交流表演。有一次,老齡協會出去參加民俗表演,在天津的萬新村看到了一種叫霸王鞭的民間舞蹈表演,他們覺得形式非常新穎,跳起來很有意思,適合老年人來耍,就到萬新村請人來村裡教霸王鞭。萬新村一個姓徐的大姐應邀來到赤土村,把霸王鞭教給了部分村民。這些村民學會後就在村裡表演,激發了越來越多村民學習霸王鞭的興趣,於是赤土村就建起了霸王鞭隊。赤土的霸王鞭隊表演時動作矯健洒脫,節奏流暢,氣氛歡快,舞蹈突出鞭的舞動和擊打,讓觀眾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堪稱技藝高超。不出幾年,赤土霸王鞭的名頭就打響了,別的不敢說,在東麗區只要一提霸王鞭,人們首先會想到赤土霸王鞭。
  
       講述人:魏占鳳,51歲,村幹部  
       整理人:滑 靜 
 

大发5分彩:熱點新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