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5分彩开户_大发5分彩官网_大发5分彩注册

記憶東麗

于明庄村

    發佈時間:2019-04-01        

村情簡介:于明庄村,明永樂二年(1404年)建村。曾用名於家庄,俗稱于莊子,“文革”時曾更名工農村。有670戶,1850人,原有土地5032畝。位於李明庄南,朱庄村北,趙莊村西南,西減河西側,外環線東側。村落沿躍進路東西兩側分佈。有連村路接津赤路。2010年10月于明庄村啟動拆遷工作,於2014年12月撤村,現村民統一搬遷到明珠花園居住。

村名的由來

于明莊裡大部分人都姓“劉”,原來叫“小劉崗庄”,系明永樂二年(1404年)建村。

明清之際,戰火頻仍,遼東一帶盡歸滿洲八旗,中原大地上掀起了風起雲湧的農民起義,明王朝內外交困,明軍與闖軍在河南、陝西殺得昏天黑地,明軍實力一再被削弱。官府常常來村子里抓壯丁去服兵役。那時候“一將功成萬骨枯”,當兵往往是一條不歸路,因而村子里誰也不願意背井離鄉去當兵。官府里派來徵兵的人便以三日為限,讓全村推舉出一個人,否則就要強行“拉壯丁”。村民們一下子沒了辦法,紛紛找到村長,請村長幫忙出主意,村長把村民們聚在一起,商討對策,可是大家面面相覷,誰也沒有辦法。就這樣兩日過去,眼看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無奈之下,也不知道是誰提議選了一個姓于的人去服兵役,因為全村大部分都姓劉,只有一家人姓于。

相傳這個姓于的人,劍眉星目,體格強健,也會些武術,生得十分英武。但是他知道,出去當兵大都是有去無回,也有意推脫,可全村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實在有些下不來台,磨不開面子,於是便尋思着提出一個“苛刻”的條件,好讓大家“知難而退”。在大家再三推舉之下,他提出一個比較“刁鑽”的條件,那就是把村名改成“于明庄”。

話音未落,全村人都炸開了鍋,那時候人們最重“名分”,改“村名”可是一件大事。於是村子里一下就有好多聲音:一些人認為村名是祖宗留下來的傳統,改不得。另一些人認為眼下也是沒有辦法,可以先把名字改了,日後再悄悄改回來。但更多的人,有感於于壯士代替全村人服役的忠義,認為理應把名字改成“于明庄”。于明庄的名字和于壯士的故事也就這樣一代代地流傳下來。

至今,于明莊裡仍有65%的人姓“劉”,姓“于”的只有1949年後遷過來的寥寥幾戶人,不過於明庄除了又叫“於家庄”和在“文革”期間短暫的改名為“工農莊”外,就再也沒有改過名字。

于明庄人傑地靈,早在清同治年間就出現過四品封典劉曰文、四品封典劉光順、童生劉景友、武生劉光錫,如今于明庄更在全國各條戰線上為祖國現代化建設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講述人:劉全江,61歲,村幹部  

整理人:李勁然          

移民故事

于明庄村是一片退海之地。幾千年前曾經是一片汪洋,後來地殼運動變化,滄海桑田,渤海灣海面下降,“退”出一塊陸地,土壤鹽分高。由於鹽鹼地很不利於作物的生長,因而沒有人在此定居。明朝初年,燕王掃北,設立天津衛,有感於河北、河南、山東等地因連年戰事,人口稀少,便開始從戰火波及較少的山西“移民實邊”。

當時的老百姓鄉土情結很重,沒有人願意從生於斯、長於斯的故土背井離鄉到陌生的地方去。官府也知道老百姓不願意離開故土,於是採取了強制性的移民措施。這一日,來自驛站的官員帶來了朝廷的規定——官府以三日為限,願意遷移的可以在家等候,不願意移民的百姓,三日後統一到洪洞縣的大槐樹下集合。

消息傳來一下子炸開了鍋,老百姓們生怕待在家裡被官府的人抓走去移民,於是扶老攜幼,用肩膀扛着、小車推着家裡的物什和隨行用的口糧,紛紛聚集到大槐樹下。

三天的時限已到,老百姓想着這下沒事,可以安安生生地過日子了,可眼尖的人突然發現來了很多真刀真槍的官兵。他們氣勢洶洶地拿着繩索,三下兩下就把路口全部封死了。接着這些官兵用強制手段,把聚集在大槐樹下的人以“十個人、二十個”為一組用繩子捆綁起來,押送到各個省份去墾荒。光是捆人用的繩子就用了好幾十車。這些人被官兵用繩子捆着,用刀槍指着,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他們的家鄉故土,一路上走走停停,行進速度十分緩慢。在路上這些“移民”由於手腳被連着,想要方便去廁所的時候總要說很長的一句話:“報告軍爺,請將我的繩子解開,我要上廁所。”時間長了不單說的人覺得麻煩,士兵們聽得也覺得煩,到後來慢慢簡化,每次有人要上廁所都會說“我要解手”。“解手”便成了“上廁所方便”的代稱。

話說于明庄村除了有來自洪洞大槐樹的移民外,還有一些戍邊的兵士和他們的家屬,村裡人口數量一直很少,後來慢慢地發展,繁衍生息,加上交通便利,逐漸地吸引一些商人來此經商,一來二去,村子倒也紅火起來。到1949年前後,已經有400來人的規模了。

講述人:劉文洋,54歲,村幹部  

整理人:李勁然      

建橋築堤的老劉家

從前于明庄村有一大戶人家,家裡的管事叫劉景深,早年做買賣發了大財,為人仁厚忠義,頗有古時候道德聖人的“遺風”,村子里的人尊稱他為“劉九爺”。那時有一條金鐘河位於現在北辰和東麗交界的地方,河道長達百余里,又稱為通海屯河。河水雖然為兩岸的村民提供了生活的依靠,但是也造成了很大的不便,人們早就想修造一座大橋,便利兩地的交通,可那時候修一座橋需要一大筆錢,周圍的村民怎麼湊得出。於是劉景深慷慨解囊,在光緒十年(1884年)出資建設了歡坨大橋,因為橋橫亘金鐘河兩岸,又被叫作金鐘大橋或金鐘河大橋。大橋的修建大大地便利了兩地的交通,以往人們需要繞很遠的路才能到達對岸,現在就便捷多了,兩岸的商旅也因此得益,人們紛紛念叨着劉景深慨然修橋的“義舉”。

在劉景深注重回報鄉里的思想影響下,他的子侄輩也個個是“義商”“仁商”。劉景深的侄子劉思潤也是一位仗義疏財的“大善人”,平日里誰家有遭災遭難需要打短借糧的事情找上門來,劉思潤總是好吃好喝地款待,然後給一筆錢幫助其渡過難關。隨着劉思潤的聲名越來越高,當地人都稱呼他為“劉善人”或者“二十一爺”。

話說在於明庄村附近有一個月牙河,月牙河的河水變化無常,經常旱澇不定,形成災害,周圍的老百姓總是“靠天吃飯”,提心弔膽地過日子。這一年雨水多,月牙河水泛濫,周圍的民居和農田被淹,受災的老百姓紛紛跑到劉家來,在門口長跪不起,請仗義的劉家出手相救。劉思潤義薄雲天,設立粥棚接濟受災的百姓,並且出了一筆錢,在月牙河修造堤壩,之後,月牙河的堤壩修好,劉景深又出資修了一座木橋,便利河兩岸人們來往。月牙河從過去的常常鬧災,一下子成為交通便利、水源充足的地方,願意到附近居住的村民也越來越多。

講述人:劉文洋,54歲,村幹部  

整理人:李勁然    

抗日將領劉家鸞

劉家鸞(1894—1982年)是于明庄村有名的大戶人家——劉景深家族的後人,他是劉景深的孫子輩,劉思潤的親兒子。出生在如此的大戶人家,可以說是“嘴裏含着金鑰匙”出生,本可以過衣食無憂的“少爺”生活,可是劉家鸞從小就喜歡舞刀弄槍,小的時候拿着燒火棍和家裡的僕人雜役鬧作一團,還經常自封是領兵打仗的“將軍”,率領着一班下人陪他“領兵出征”。

劉家鸞生性好學,善於思考。長大以後,趕上時局動蕩,由於思想開放,他接觸到很多新理論和新思想,認定在亂世中,只有“強軍”才能救中國和百姓,於是不顧家裡的反對毅然到保定軍官學校讀書。在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之後,他考入陸軍大學繼續深造。

陸軍大學畢業后,劉家鸞歷任東北第三、第四方面軍團參謀長,東北第二軍參謀長。1930年任平津衛戍司令部參謀長。1935年任天津保安司令。1937年7月參加駐津卅八師副師長李文田召開的抗戰部署會議,被推舉為副總指揮。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接到宋哲元抗日守土命令后,此時身為天津保安司令的劉家鸞開始抗日。劉家鸞和總指揮李文田發出聯合通電“為了國家和民族,誓與天津共存亡”。將士用命,上下一心,但是日本兵來勢兇猛,武器先進,國民政府並沒有給天津增派援軍,反而命令撤退保兵,天津淪陷。

此後劉家鸞在抗日戰場出生入死,先後參加了台兒庄戰役、襄樊會戰等大型對日戰爭,作戰勇猛,九死一生。在戰場上劉家鸞對敵人毫不手軟,但對士兵的尊重和愛惜卻是出了名的。有一次他率領舊部躲避到深山裡,一走就是十天半月,沒有吃的,他們挖野菜,采野蘑菇吃。因為食物中毒造成許多官兵腹痛、腹瀉,部下多有怨言。一日,行軍至某一山地,部隊休息之間,劉家鸞給官兵訓話。他因腰疼而不得不一邊雙手掐腰,“國家死生之際,百姓流離失所,身為戰士拋頭顱、灑熱血而義不容辭,我們應該把生命獻給國家,吃的差一點,肚子疼一點又有什麼?我也腹痛難忍,所以撐着腰給大家講話,請大家原諒我的不敬。”戰士們聽完都熱淚盈眶,士氣高漲,上下團結一心,同仇敵愾地撐過了最困難的時候。

1940年劉家鸞任卅三集團軍駐重慶代表,抗戰勝利後任華北“剿總”中將高參。1949年隨傅作義在北平起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北京文史研究館館員。“文革”期間,劉家鸞被打倒,下放回于明庄村。但是村民有感於他在抗戰期間表現出來的民族大義,並沒有為難他。1978年落實政策重回北京,恢複原職。1982年劉家鸞病逝于北京,結束了他波瀾壯闊的一生。

 講述人:劉士忠,48歲,村幹部  

整理人:黃 俠 李勁然     

孫家老店

于明庄村稍微上了些年紀的人都知道過去村子里有一家“孫家老店”。

村子里搬來了一家姓孫的人家,在村子里開了一家洋蠟店。那個時候不僅村子日常要用蠟燭照明,喜宴壽宴更是少不了用特製的蠟燭來裝點氣氛。這姓孫的人家有一門手藝,做的蠟燭又大又好不說,做喜壽蠟燭更是一絕。據說他在給喜壽蠟燭刻字的時候,不是通過刻筆的移動刻字,而是做到了“蠟動筆不動”,刻筆就在那裡一直懸着,蠟燭有了靈氣似的七扭八扭,時候不長,喜字壽字或者象徵吉祥的圖畫就在蠟燭上面栩栩如生,見過的人無不嘖嘖稱奇。一來二去,店鋪的名聲越來越大,十里八庄都知道于明庄村有一家“孫家洋蠟店”,每逢需要蠟燭的場合,都要過來買蠟,順便看看“蠟動筆不動”的絕活。“孫家老店”的牌子就這麼打響了。

孫老先生去世后,他的孩子沒有繼承他的絕活,但是“孫家老店”的牌子卻一直沒有倒,原來他的兒子又有一門別的手藝——做豆漿。那時候全村只有他一家做豆漿果子,所以生意依舊特別紅火。而且他的豆漿味醇湯稠,滴到桌子上就會凝成一個固體的點子。他憑着做豆漿的手藝去天津城裡闖蕩,據說也非常成功,後來落葉歸根,回到了原籍,繼續孫家老店的生意。

當時唯一能和“孫家老店”競爭的早點攤鋪要數郭莊子的“鍋餅”店了。郭莊子的“鍋餅”店是一家國營的糧油店,用白面烙成鍋餅,然後用刀切塊,限量出售,每個人只能買一份,最大的一塊餅竟有四斤重。于明庄人常常需要走很長的路,穿過“老地道”去郭莊子買“鍋餅”。可畢竟路途遙遠,人們也嫌麻煩,只是逢年過節才去郭莊子,所以“孫家老店”的生意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講述人:劉文洋,54歲,村幹部  

整理人:李勁然  

大发5分彩:熱點新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