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5分彩开户_大发5分彩官网_大发5分彩注册

大发5分彩

朱庄村

    發佈時間:2019-04-08        

村情簡介:朱庄村,明永樂二年(1404年)建村,原名朱家莊,俗稱朱莊子,“文革”時曾更名紅星村。全村950戶,2202人,原有面積6176畝。位於于明庄村南,小王莊村東,隔兩減河與趙莊相望,外環線東側,南臨天津國際機場,有連村路接躍進路、津赤路。2011年朱庄村啟動拆遷工作,2015年2月撤村,現村民統一搬遷到明珠花園居住。

村名的由來

說起朱庄村村名的由來,還要追溯到歷史上鼎鼎有名的“燕王掃北”。明朝初年,燕王朱棣向其侄子發動了稱為“靖難之役”的奪權戰爭,就是史上有名的“燕王掃北”。大部分百姓在這場戰爭中紛紛送命,少數倖存下來的人則流離失所,背井離鄉,外出逃難。一位在戰場上倖存的朱姓男子經過數月跋山涉水,來到現朱庄村所在的位置。他發現這個地方雖然荒無人煙,但是遠離戰亂,環境安謐,很適合居住,便在這裏安定下來。緊接着,越來越多來自山東、安徽、山西的難民紛紛逃難到此,在此成家立業,繁衍後代,開闢新的家園,本是一片荒蕪之地的朱庄村漸漸繁榮起來。由於朱姓男子是來到村子的第一個人,所以大家便將村莊命名為朱家莊。

幾百年間不斷有來自山東、河北等地的人來到此地,到現在形成了朱、王、高、劉四大姓氏,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及人口的遷移,當年的第一大姓朱姓的後代已經越來越少,而王姓逐漸成為村裡的第一大姓,現在已經有五六百人,是朱庄村的第一大家族。

講述人:王瑞生,55歲,村黨支部書記  

整理人:陳天諾

國民黨抓丁記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共產黨組織開始活躍于朱庄村。1946年,毗連天津張貴庄機場交通要衝的朱庄村首次出現了國民黨軍隊的身影,國民黨軍隊的到來徹底打亂了這個小村子的正常生活秩序。此次國民黨軍隊並不只是單純地路過,而是為了肅清防區內一切進步力量,以保證其統治的穩固。國民政府深知,華北地區長期活躍着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且頗得民心,只有斬除進步思想,方能維護其*統治。隨着偶爾出現的國民黨軍隊,國民黨當局為便於進一步控制廣大農村,迅速任命了較為可靠的劉金龍、劉金鳳兩兄弟為朱庄村保長、甲長,馬上着手對進步勢力予以取締打壓。一時間,朱庄村內形勢危急,人人自危,不時有人因言獲罪。

1947年,隨着解放戰爭進行到第二個年頭,華北地區國民黨軍屢遭打擊,亟待補充。朱庄村人口不過三四百,國民黨當局卻命令朱庄村最少要出青壯20名,只要哪家哪戶有精壯勞動力,劉氏兄弟定會上門反覆勸誘從軍。但劉氏的勸誘效果不大,因為此時正值農忙時節,村民們不願因參軍而耽誤生產。隨着募兵截止日期的臨近,劉氏兄弟便開始使出渾身解數用盡各種借口哄騙村民,他們對村民說:“鄉親們,政府準備加固機場工事,需要十幾個壯勞力,去的人有美國救濟糧和賞錢拿,去了的人家裡就不用服兵役。”村中青壯聽了之後,雖然感覺這是給國民黨做工,但能在短時期內掙到更多的錢養活一家老小,不至於使他們活活餓死,有的人便有所動搖,於是報名參加。不成想他們前腳才報完名,後腳就被國民黨的軍車直接拉走了,都來不及和家人道別。村民王某的妻子當時剛剛生完第二個孩子,王某本想賺些米面給家人補補身子,就報名參加了所謂的“加固機場工事”的項目,誰知道這一走,並不是被送到機場進行勞作,而是直接被拉到了熱河省隆化,和村中報名的其他青壯年一起被編入了國民黨第13軍。

在朱庄村,留下的村民知道真相后,紛紛斥責劉氏兄弟的無恥行為。在戰場上,被強征入伍的十幾名村民本沒有受過任何正規的軍事訓練,甚至連槍都沒摸過,況且他們根本不想與共產黨為敵,更是無心參戰。第二次隆化戰役打響時,十幾名村民紛紛主動投誠於人民軍隊旗下,無一人傷亡。當時人民軍隊的負責人給了國民黨降兵兩個選擇,第一,拿着部隊發放的路條回家,憑着這張路條,回家的村民每經過一個共產黨管轄的村,村裡都會提供便利並安排食宿,保證村民能順利回到家鄉。第二條路則是加入革命軍隊,一起和人民軍隊打國民黨*派,解放全中國。朱庄村這十幾個投誠的村民中,除了3個人留在部隊外,其他人紛紛拿了路條走上返鄉之旅。憑着路條,解放區沿途村落都為他們的衣食住行提供了方便。

1948年12月,當王某歷經千辛萬苦輾轉回到朱庄村時,朱庄村已經被共產黨解放,共產黨的部隊駐紮在了村口。王某急忙回家找自己的老母和妻兒,當王某與其母相見之時,老大娘緊緊抱着他,幾十分鐘不願鬆手,痛哭流涕,生怕是她做的一個夢。原來,在王某被抓走後,村裡的人便告知老母親,王某並不是去修機場,而是上戰場扛槍去了,他可能會死在戰場上,永遠回不來了,所以老母親從沒指望這輩子還能活着見到自己的兒子。在王某家中幫忙挑水的解放軍戰士看着這親人重逢的一幕,在一旁勸慰道:“大哥你別哭了,好歹活生生地回來見老娘了。你看我們過幾天拔營一走,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家鄉的親人呢。”村裡的村民們也紛紛安慰母子倆,當時跟王某一批被抓走的村民們,只有少數幾個回到家,其他人大部分還在路上,所以其他還不知道自己親人下落的村民看到這一幕十分唏噓感慨,紛紛安慰母子倆:“不管怎樣,只要回家了就好啊!”王某回家不到一星期後,共產黨的軍隊就從村莊撤走,為解放天津而進軍城區。

講述人:王瑞生,55歲,村黨支部書記  

整理人:馮牧野

革命、鮮血與英雄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的朱庄村,總人口只有三四百人,雖然是一個小村莊,但就有4名村民為革命獻出了生命。在朱庄村人眼中,他們是無可厚非的英雄。

王、劉、武三位村民(姓名不詳),本是朱庄村淳樸的農民,但自從被國民黨13軍強抓成為壯丁,他們三人的一生從此改變,曲折地踏上了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之路。王、劉、武三人在國民黨軍中,親眼見到國民黨軍內部的骯髒腐敗,軍官不光打罵士兵,還剋扣糧餉,甚至公然倒賣軍用物資。他們三人心中憤恨不已,無時無刻不想離開這個危害人民的“土匪”軍隊,不能讓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也不能讓自己的祖國繼續在戰火紛飛中支離破碎。

1948年,人民軍隊在隆化對國民黨軍隊進行整編,當時一同被抓來當壯丁的朱庄村村民紛紛選擇回鄉,而這三位英雄則不顧同鄉的勸阻,放棄了回鄉的機會,投身人民軍隊,進入戰場,開始了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王、劉二位英雄參加了東北野戰軍第11縱隊,在平津戰役期間,二位英雄都犧牲在解放北平密雲的戰鬥之中。而武姓英雄投身於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歷經平津戰役,最後犧牲在解放武漢的戰鬥中。

朱庄村現年88歲的王嘉誠老人,則是歷經抗美援朝戰爭的英雄。當年王嘉誠也是被國民黨抓壯丁而離開了朱庄村,他參加了傅作義將軍的部隊,隨軍駐守在北平。傅作義的部隊軍紀嚴明,被國民黨其他軍隊譏笑為“七路半”,意為與八路軍只有半步之差。平津戰役時期,北平和平解放,傅作義將軍帶領北平守軍起義,后北平守軍經過整編,集體參加了革命軍隊,不久革命軍隊取得解放戰爭的勝利。

全國剛解放不久,百廢待興,王嘉誠正準備卸甲歸田,投身家鄉的農業生產,突然傳來朝鮮戰爭爆發的消息,他響應“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加入中國人民志願軍,奔赴朝鮮戰場,與朝鮮軍民一起保家衛國,高唱着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在異國他鄉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展開了殊死搏鬥。

面對“聯合國軍隊”佔有極大作戰裝備優勢的不利形勢,王嘉誠所在的隊伍毫不畏懼,採取運動戰、穿插戰等靈活的方式與敵軍周旋。慘烈的戰場上,他和戰友們如同戰場幽靈一般,不斷伺機收割着敵人的生命。在朝鮮戰場上,與志願軍為敵的不僅僅是武裝完備的“聯合國軍”,還有朝鮮寒冷的冬夜,維生素缺乏的戰士們普遍患上了夜盲症,而面對“聯合國軍”的立體作戰能力,志願軍又不得不藉助黑夜的掩護進行作戰。王嘉誠老英雄至今仍然清晰地記得黑夜中他耳畔呼嘯的子彈聲,對面山頭難以看清的敵人,以及身後戰友中彈后的痛苦呻吟。朝鮮戰爭結束之後,王嘉誠老英雄複員回到天津,分配到天津市勞改局工作。

講述人:王瑞生,55歲,村黨支部書記  

整理人:馮牧野

齊心協力辦教育,眾人拾柴火焰高

朱庄建村以來,村民們一直以種田為主,農閑的時候就下河摸摸魚,熬着吃,一直覺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挺好,認為“讀書學字還不如種田實在呢”,於是對自己孩子的教育並不是很重視,只要會寫自己名字,知道“一二三四”怎麼寫也就足夠了。

到了民國初年,一些外地的小商販到村裡賣東西的時候,順道給村民們說點村外的故事,村民們發現在這些故事里,那些厲害的大官、大老闆、大英雄都是會讀書寫字的人,於是村民們也想讓自己的孩子讀書學字,成為像故事里那樣厲害的人。當時的幾十戶村民一合計,讓村裡年齡最大、名望最高的村民去請來了經常在各村間說書的說書人,讓他來當孩子們的教書先生。老師的問題解決了,但教學場所又讓村民們犯了愁,就在村民們四處尋找空地時,其中一個村民靈光一閃,說道:“村裡大廟的後堂有挺大的空地,可以做講堂。”這個提議提出之後,雖然許多村民覺得在大廟裡辦學堂會褻瀆神明,但是為了孩子的前途,村民們還是拿着工具進了大廟,打掃出一片空地,把燭台、香爐、蒲團撤走,擺上桌子凳子,於是,一個最基本的“教室”便有了。學生們交給教書先生一袋米或是別的實物充作學費,每天天沒亮,就到“教室”中學習。

教書先生先從最基礎的四書五經開始教起,那時經過大廟的村民總能聽見廟裡傳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琅琅的讀書聲。但是不久之後,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相繼開始,雖然朱庄村是一個偏遠小村,但戰火還是影響到了村裡,村民們的生活都難安穩,誰還顧得上送孩子讀書,於是私塾停辦,孩子們也回到家中幫忙種田。爾後的幾十年間雖然日偽政權、國民政府都曾進駐村裡,推廣過一陣新式教育,但由於政權更迭頻繁,村民們還沒弄清楚這些當權者的臉長什麼樣,這一任的當權者馬上就被下一任當權者給趕跑了,所以這幾十年系統的新式教育體系都未能在村裡紮下根。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隨着政局的安定,村裡漸漸恢復了正常的農業生產,村民的溫飽問題一得到解決,就馬上着手商量辦起之前停辦的教育。20世紀50年代中後期,村裡的學堂早已年久失修,愈發容納不了孩子們求知進學了,村民們看着附近的其他村都紛紛落成自己的小學,別人家孩子高高興興去上學,而自己的孩子要讀書還要去其他村的小學,心裏都不是個滋味,商量着要辦一所屬於自己村裡的小學。

在村黨組織的號召下,村民紛紛投入到“辦學校”的大潮中來,眾人拾柴火焰高,男女老幼都積極行動起來。村裡購買了新的黑板、桌椅等教學用具,大家將村裡堆放雜物的一間小平房騰出,簡單地布置成一間教室,平房前的小院則成為孩子們活動的“操場”。同時村裡還開辦了掃盲班,大批青壯年村民進入掃盲班學習,也有上年紀的村民一起學習。村民們白天種地,晚上點着煤油燈在教室里認字,一筆一畫學怎麼寫。通過掃盲班的學習,許多目不識丁的村民識字程度大大提高。嘗到識字甜頭的村民們倍感之前吃了不識字的大虧,便下決心不能讓這一切在子孫後代身上重演,愈發重視教育。

到90年代,村裡要上學的孩子越來越多,村裡小學的教室太小,孩子們只能擠在一起坐,於是村裡決定再擴建小學。這次建小學的費用需要幾十萬,除了政府的財政撥款,剩下一部分費用需要村裡自己出。村幹部看着籌集款數字后的好幾個零,每天急得團團轉,就怕小學擴建不成,孩子們沒處上學,耽誤了受教育的最佳時間。村幹部們挨家挨戶找村民們說明情況,沒想到村民們一得知籌款是要擴建小學,馬上解開腰包,你一百我五十,不到幾天,擴建需要的費用就有了。於是,朱庄村的小學再一次擴建,新小學的面積是之前的五六倍大,村裡的孩子全部都能在開闊明亮的教室里上學。後來,隨着適齡兒童的減少,朱庄村小學併入于明庄小學。

講述人:王瑞生,55歲,村黨支部書記  

整理人:陳天諾

遠近聞名的“家電維修組”

要說朱庄村裡電器維修產業為何能發展得這麼好,成為村裡乃至街里的特色產業,這還要歸功於當年村裡的“家電維修組”。而說起“家電維修組”,其中還有一段曲折的歷史。

20世紀60年代,村裡因水資源缺乏曾一度停止高產量的水稻種植。沒有了大量的水源“壓住”鹽鹼地的鹽鹼,鹽鹼立馬又上升到地表面,一些農田只好棄用,村裡的糧食作物也換成了小麥、高粱、大豆等。小麥、高粱、大豆這些作物沒有水稻高產,賴以生存的農業一下子減產不少,村民們的收入自然也減少了,腰包一下子癟了下去,大家都很心急。一兩年過去了,水資源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讓許多村民看到了村裡農業的軟肋,紛紛盤算着“要想解決這灌溉水源問題可能遙遙無期,以後依靠這時不時沒有的灌溉水源,靠天吃飯,遲早不是個辦法”。於是一些村民暗暗想着收拾行李進城或者去其他村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干。

面對這樣的情況,不僅村民們愁,村幹部們更愁。村裡只有農業這一主導產業,工業方面沒有任何發展,農業發展不起來,村裡經濟發展水平就不能提高,村長看在眼裡,急在心裏,每天上班的時候就跟幹部們商討對策,下班回家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好,每天巴望着能找到一個新的產業突破口,讓村民增加點收入,但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想出來。

有一天,村長的老伴回到家,吃飯的時候跟村長說起自己今天去隔壁村串門,隔壁村的小媳婦抱怨自己結婚時買的收音機壞了,找遍全村都沒一個人會修,只好哪天有空進城一趟修修收音機的事。此時村長腦海里靈光一閃,自言自語道:“有了!這麼多個村都沒個會維修的,我們就辦個機電維修組!”說完立馬丟下碗筷,顧不得吃完飯,就挨家敲門召集村裡的幹部,一路小跑趕往村大隊,大家商量之後,當晚拍板決定試着辦個小型家電維修組。

第二天,幹部向村民們傳達了這個想法,此時正值農閑時節,許多村民覺得也沒什麼農活可忙,於是紛紛加入維修組。確定成員之後,村幹部立馬到鄉里找一些家電方面的技術員,請他們來教一些有關小型家電開關、電路、拆卸方面的基本知識。培訓了一段時間之後,村裡以及附近村的村民們都知道朱庄村新辦了一個“家電維修組”,但就是沒人來找他們維修家電,生怕這些剛出師的“維修員”不但不能把家電修好,還把家電拆壞了。沒有家電可以維修,組員們學的知識無處實踐,沒有實踐,組員的維修技術就沒辦法提高,村裡又不能一直借鄉里的家電模型練習,一時間,維修組陷入了發展困境。

為了能接觸到更多的家電,提高技術水平,維修組的成員們一起商量了許久,想出一個“免費修理、義務勞動”的方法。讓維修組的成員紛紛到村裡各戶及附近村宣傳“來修家電,一律不要錢”的政策。聽到有這樣免費的好事,一位膽大村民心想着,“反正不修也是壞,還不如死馬當活馬醫”,拿着家裡壞了的收音機敲開了維修組的門。組員們之前維修的都是向鄉里借來的家電模型,等了這麼久終於看到有家電可以實踐一下自己的技術,個個激動不已,但還是按捺住激動的心情,在修理過程中十分小心謹慎,全組的人圍着收音機一起研究維修方案,爾後開始動手,拆、修的每一步都是大家一起商量。不到一天,收音機修好了。看着自己學習了這麼久的技術終於可以派上用場,組員們個個樂開了花,而另一邊,根本沒抱任何希望的收音機主人發現維修組竟然真把收音機修好了,說什麼也要給維修組塞一些維修費,可是組員們堅決不收這錢,還告訴他如何保養收音機。

村中樂得合不攏嘴,一回家就向鄰里宣傳“家電維修組”,一時間朱庄“家電維修組”的三好——“技術好、服務好、態度好”傳遍了各家,於是越來越多的村民來找維修組修理家電。雖然是義務維修,但組員們修理每一件家電都毫不含糊,只要村民們來修理家電,組員們都給修,而且基本上都能修得好。一傳十,十傳百,“家電維修組”的名氣越來越大,組員們的技術也越來越精湛,一些好學的組員在維修的過程中還慢慢摸索出了大型電器的維修和組裝技術,並把這些技術教給越來越多的村民。

不久之後,村裡申請政府的政策支持,開辦了朱庄村家電維修工廠。這些懂技術的組員成為村裡電器維修產業的中流砥柱,並培養出不少技術人員,為村裡電器產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帶領村裡的電器維修產業闖出了一片天。電器維修就這樣成為朱庄村的特色產業。

講述人:王瑞生,55歲,村黨支部書記  

整理人:陳天諾                   

大发5分彩投注:熱點新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