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5分彩开户_大发5分彩官网_大发5分彩注册

記憶東麗

北坨村

    發佈時間:2019-04-12        

村情簡介:北坨村,明永樂二年(1404年)建村,曾用名黃草坨、荒草坨、張旺村、北荒草坨村,“文革”時曾更名東風村。全村有1061戶,2488人,原有土地11352畝。村址位於范庄村西南,南坨村北,西減河東側。2007年啟動拆遷工作,村民們統一搬入華明家園居住。

村名的由來

明朝建文帝在位期間,燕王朱棣對朱允炆繼承皇位不滿,以“誅奸臣,清君側”為借口,起兵反抗。建文帝得知,便召集山東、河南、山西三省兵近30萬人,自太行山以東,陳兵于滹沱河沿岸,企圖阻止燕王朱棣南下。1400年始,雙方几十萬大軍在滹沱河沿岸展開激戰,進行了長達一年之久的拉鋸式爭奪戰,最後燕王朱棣獲勝。1403年朱棣登帝位,改號永樂。歷史上稱此事為“靖難之役”,民間俗稱為“燕王掃北”。兩軍所到之處,百姓民不聊生,流離失所。

永樂二年(1404年),一戶張姓家族從山西洪洞縣逃難至現在的北坨村之地,發現此地水草豐茂,便在此安家立業,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人丁興旺,遂稱之為“張旺庄”。此後,又有白、陳、楊、杜等姓氏人家陸陸續續攜家帶口遷入此地,擇兩個高台建房安家。當時因荒草遍地,遠近皆知,故稱荒草坨,因楊、杜二姓人口較多,故有“荒草養羊(楊),肚(杜)子飽”之說。村中姓氏越來越豐富,日久天長,張旺庄之名漸廢。

清光緒初年,村落更加龐大,胡檯子(荒草坨村南部一居民點)胡七倡議將兩處高台按方位分為南北兩塊,分別稱作南荒草坨和北荒草坨,此村位北因此稱為北坨,以楊、杜家族為主。

講述人:楊雲波,81歲  

整理人:李 芸

窯坑金馬駒的傳說

明朝末年,村裡來了一位拉駱駝的西域商人。當時村裡人口並不多,很多地方還沒有人居住,荒草遍野。這些荒草區域平時很少有人前往,而商人卻拉着駱駝在其中徘徊遊盪,一天到晚很興奮,大家都不知道緣由。晚上住店時,商人與其他旅客喝酒聊天,醉后失言,道出荒草里有寶貝之事。商人的秘密一傳十,十傳百,村民們信以為真,紛紛去荒草里挖寶貝。

村民們東掘一杴,西挖一杴,始終沒找到寶貝的藏身之地。突然一個年輕的小伙兒高喝一聲:“快來看,這裡有水!”大家紛紛過來圍觀,只見水咕嘟咕嘟地往外冒,在陽光的照射下清澈透明,嘗起來甘甜可口。這可把村民們高興壞了,因為村子周圍的水源都是鹹水,大家從來沒有喝到過味道如此甘甜的水。“這個泉眼就是神仙賜給我們的寶貝啊!”村裡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感嘆道,他給這個水坑起了個名字,叫窯坑。說來也奇,喝過窯坑水的人個個身體健康,很少生病。十里八鄉的人聽聞此事後,紛紛趕來北坨村取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窯坑裡的水量一直十分充足,即使在好久沒下過雨的時候,也從來沒有乾涸過。人們對窯坑水充滿敬意,勒令禁止頑皮的孩子去那裡洗澡,生怕玷污了聖水。

村裡的一個小青年一直對窯坑水之事感到好奇,總覺得水中一定別有洞天,還有沒被發現的寶貝,否則怎麼會這麼與眾不同,別的水都是鹹的,為什麼它偏偏是甜的?一天夜裡,他偷偷跑到窯坑邊觀察,並悄悄下水東摸西刨。突然在坑底的淤泥之中摸到一個堅硬的物體,掏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個金光閃閃的金馬駒。小青年很興奮,把金馬駒放回原處后,跑到村裡挨家挨戶的告知自己的重大發現。可村民們再來窯坑邊尋找時,按照小青年指引的方向,卻再也挖不出金馬駒。從此,對於金馬駒的討論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老人們都覺得它是神物,不能褻瀆。

有一天,村裡來了個南方的外鄉人,自稱來此做生意,可他的真正目的卻是為了尋找金馬駒。此前,他從路人那裡打聽到金馬駒一事,利欲熏心,很想擁有它,讓自己發家致富。南方人每天都白天睡覺晚上出門,專門在窯坑處逡巡,卻始終尋無所獲。一天早上,店家突然發現南方人不見了,以為他是因為沒錢付房費所以逃走了。可誰知,晨起打水的大爺卻發現窯坑水變咸了。村民們得知后紛紛趕來,有人猜測是南方人把金馬駒挖走了,惹得神明生氣,故而水不甜了。人們都很自責,覺得自己沒有保護好村裡的寶貝。

直到1958年村裡打井以前,村民還一直在用窯坑水。只是坑裡的水時而發咸,時而發甜。天氣乾燥時水是鹹的,雨水多的時候水是甜的,水質不穩定。故而村民只能另尋他法,另覓水源。

講述人:楊雲立,77歲  

整理人:聶文斐

娘  娘  廟

北坨村曾有一座娘娘廟,廟裡有一個老道士每日打掃衛生,布置供品。廟是什麼時候建的沒人知道,老道士是什麼時候來的也沒人知道。廟裡有幾株古槐,參天聳立,最粗的要幾個人環抱。

傳說村裡一家王姓小媳婦,娶進門3年有餘,肚子一直沒動靜。婆婆整日指桑罵槐地嫌棄,不給好臉色,小媳婦難過又心焦。聽村裡上了年紀的老人說可以去娘娘廟求一求,小媳婦第二日便帶了供品,虔誠地來到娘娘廟,她畢恭畢敬地跪在娘娘的塑像前,許下求子心愿,然後來到廟裡的娃娃山,只見那娃娃個個活潑俊俏,神態各異。小媳婦左挑右選,終於相中了一個生龍活虎的男娃娃,拿出籃子里備好的紅繩,拴在娃娃的脖頸上,偷偷帶回家。說來也奇,沒過幾天,小媳婦的肚子竟變大了,過些時日產下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娃。 

小媳婦和丈夫說:“娘娘送的泥娃娃帶來了咱的男娃,那泥娃娃應該是大哥。”於是生的男娃便排行老二。小媳婦對娘娘的恩賜念念不忘,逢年過節總要去廟裡拜一拜,奉上供品。平日里也對泥娃娃如同真娃一般悉心照顧。有一日,小媳婦出門趕集,中午沒回家,傍晚回到家后,隔壁鄰居說中午聽到小媳婦屋裡有小孩哭聲,小媳婦說二娃一起帶着出門了呀。思索半晌,才想起原來是泥娃娃餓哭了。此後,小媳婦越發上心,過些時日,還特意將泥娃娃送到泥人鋪里叫匠人把泥娃娃重新改塑為“娃娃大哥”,還給娃娃大哥置辦衣裳,樣樣不敢短下。

20世紀50年代,由於種種原因,娘娘廟漸漸衰敗,牆皮脫落,蛛網遍布,村裡有人家把馬鈴薯白菜存放在廟裡。而那個老道士,也不知所蹤了。

講述人:楊雲波,81歲  

整理人:李 芸

抗日英雄楊雲弟

一說起抗日英雄楊雲弟(生卒年月不詳),北坨村無人不知,無不對他豎起大拇指。

20世紀20年代後期,20多歲的楊雲弟胸懷大志,並不想一輩子待在村裡種地。於是他背起行囊,來到山西,希望找個能學技術又掙錢的工作。時逢山西軍火生產由輕武器向重武器迅猛發展,閻錫山的太原兵工廠和火藥廠實力雄厚,共有設備3800部,職工1.5萬人,其規模堪與全國最大的漢陽兵工廠、瀋陽兵工廠相媲美。楊雲弟看準了這個發展機會,成為兵工廠學徒。   

在兵工廠的這段日子里,他夜以繼日地學習軍火製造技術,認真對待每一個生產環節,一直保持很高的勞動積極性。1928年至1930年的這段時間,太原兵工廠的月產量也是節節攀升,能產出輕重炮35門,迫擊炮100門,步槍3000支,機槍15挺,衝鋒槍900支,炮彈1.5萬發,迫擊炮彈9000發,子彈420萬發。

可好景不長,1930年,歷時半年的蔣、馮、閻中原大戰以蔣介石獲勝告終。閻錫山下野避居大連。蔣介石責成張學良統一節制晉、綏兩省軍政事宜,決定編遣晉綏軍。太原兵工廠和火藥廠的軍火生產因此停止。兩廠於1931年4月合併為太原修械所,原有的1.5萬名職工裁減為1800名,只做一些軍械修配和民需生產。楊雲弟雖然憑藉突出的工作能力和技術水平留在了廠里,可1931年九一八事變以後,日本人迅速佔領了東三省,他深深地感受到國土淪喪的痛苦與悲哀。

戰爭異常激烈,日軍對華北地區的掃蕩最早就是從晉察冀邊區開始。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急於迅速解決中國問題,更是加強了對華北地區的兵力,並推行野蠻毒辣的“三光”政策,以徹底破壞抗日根據地軍民的生存條件,華北地區的抗戰進入空前艱難困苦的階段。為了對抗日軍的“囚籠政策”“鐵壁合圍”“淘水戰術”“蠶食政策”等新的戰術手段,楊雲弟與戰友們採取游擊戰術,搞過襲擊,埋過地雷,打過伏擊戰、破擊戰,一度把敵人逼入困境,讓他們措手不及。可惜在一次阻擊戰中,為了掩護新兵,楊雲弟不幸被日軍擊中,年僅30多歲就殉國犧牲,死於山西文水。

楊雲弟犧牲后,被追認為烈士,楊雲弟的家人雖然痛不欲生,卻也以他為傲,很珍惜這份他用生命換來的榮譽。可“文革”期間,有人弄丟了楊雲弟的烈士檔案,並將他的名字從烈士名單中抹去。楊雲弟的侄子四處尋訪奔波,搜集資料與證據,才為自己的叔叔找回了應有的榮譽。直至今天,北坨村人民一直都記着楊雲弟的英勇事迹,並深深地被他的愛國與犧牲精神所鼓舞。

講述人:楊雲波,81歲  

整理人:聶文斐                      

守衛藍天的北坨之鷹

1965年,20歲的北坨村青年王興虎響應政府的號召,意氣風發地加入了義務兵部隊。在部隊的生活十分艱苦,但王興虎從未叫苦喊累。早晨起床后,把被子疊成豆腐塊,然後立刻到樓下操練,王興虎從未缺勤,即使是高燒38度的時候。每到用餐時間,王興虎常常是最後一個打飯,但卻是第一個吃完的,然後馬上搶着幫炊事班的同志幹活。王興虎在部隊里一直都勤于學習,善於思考,敢於吃苦,敢打頭陣,表現十分突出。義務兵期滿,王興虎主動報名參加空軍部隊,先後在山東濟南、安徽蚌埠任職,獲得了大校軍銜,成為北坨村民津津樂道的大人物。

榮譽的背後是不為人知的心酸。當初王興虎決定當兵時,家中父母就一直憂心“興虎,娶了媳婦再去吧”,“爹娘,放寬心,兒馬上就回來,回來娶了媳婦,讓你們抱孫子”。義務兵一當就是五年。二老好不容易盼到了義務兵期滿,王興虎又興沖沖地告訴他們要繼續留在空軍部隊。二老聽后喜憂參半,喜的是兒子有出息,光耀門楣,村裡人都嘖嘖稱讚;憂的是啥時候能兒孫繞膝,子孫滿堂。但王興虎還是毅然決然地走了。

兩位老人在家也並不閑着,處處託人打聽好人家的姑娘,一有眉目,二老就找人寫信給王興虎,催他有時間先回家把親結了。王興虎回信卻總說快了快了。農村習俗本就結婚早,二老哪裡放得下心,看着村上別人家熱熱鬧鬧地娶媳婦,兩個老人就心酸難忍,看着隔壁的張大爺抱着孫子買冰糖葫蘆,兩個老人也忍不住偷偷抹把淚。

有一次,老人家收到興虎來信,說是部隊批了探親假,馬上就能回家。二老急急忙忙趕緊讓村裡的媒婆挑了一個姑娘,等興虎一到家就見面。誰知巴巴地等了一個星期,人沒等到,卻又來了一封信,說是臨時接到通知,探親假被取消了。兩個老人家一聽完,眼淚止不住地掉,又託人給興虎回信“興虎,娘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就等着入土前看你娶媳婦,娘死也能閉上眼兒了。再說,這部隊那麼多人,缺你一個就不行嘛?部隊戰士那麼多個,娘就你一個啊。”堂堂硬漢王興虎收到信,眼淚奪眶而出,“爹,娘,孩兒不孝。國事當頭,只能把個人大事放一放了。”

一直等到30出頭,王興虎才圓滿完成了親事。王興虎的妻子就是看中了他踏實勤奮這一點。當初她準備嫁給王興虎時,家裡人都善意地勸她慎重考慮,她卻堅持己見:“我就是對軍人情有獨鍾,我心甘情願做軍人的妻子。”婚後,王興虎和妻子也是聚少離多。妻子全心全意照顧雙方父母,多累多苦都毫無怨言。王興虎在部隊立下了赫赫功勛。1998年抗洪期間,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李鵬到前線慰問,親切接見大校王興虎。只有王興虎知道,這軍功里有妻子的一半。沒有妻子在後方的堅強支持,王興虎在前線是打不了勝仗的。

從一個小士兵到空軍大校,王興虎是忠誠守衛祖國藍天的北坨之鷹。

講述人:楊雲立,77歲  

整理人:李 芸 

大发5分彩官网:熱點新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