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5分彩开户_大发5分彩官网_大发5分彩注册

大发5分彩投注

新袁庄村

    發佈時間:2019-06-11        

村情簡介:新袁庄村,明萬曆元年(1573年)建村,“文革”時曾更名向陽村。有1300戶, 3500人左右,耕地面積1200畝。位於街道辦事處西3公里,東與老袁庄接壤,西臨袁家河,南靠海河,北至小北庄。

村名的由來

新袁庄村是從老袁庄村分離出來,說到新袁庄村的來歷就不能不提老袁庄村。

明朝萬曆元年(1573年),有一戶袁姓人家從山西洪洞縣遷到老袁庄所在之處定居,經過繁衍生息,戶數漸漸增多,形成村落,人稱袁莊子。後來,陸陸續續又有多戶人家或逃難或投奔親屬落戶於此,袁莊子不再只有袁姓人家,成為一個多姓雜居的大村。

到了清朝道光年間,庄內的一些村民向西北拓荒,攜家帶口移居村外。沒過幾年,移居村外的人家漸漸多了起來,於是從袁莊子分離出來,另立門戶。為便於區別,新的村子起名“新袁庄村”,袁莊子村易名為“老袁庄村”。

後來,華北地區鬧災荒,有一些河北和山東的難民逃難而來,見這地方土地肥沃,流水淙淙,便在此安家落戶,新袁庄村的人丁日益興旺起來,成為附近的一個大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新袁庄村和老袁庄村以及小北庄村同屬一個生產隊,後來分立為三個行政村。  

講述人:劉茂生,83歲    

劉恩元,52歲  

整理人:滑   靜     王璐清    

抗戰老兵肖世榮

新袁庄村有一位抗日老戰士肖世榮(1925年生),因為在家中排行老六,村裡人都叫他“肖六爺”。肖世榮老人是無瑕街健在的兩位老革命之一,現在已經90多歲了,身體硬朗,容光煥發,精神矍鑠。

肖世榮祖上世世代代都是農民,少年時期跟着大人在田間勞作。抗日戰爭爆發后,日本人實行米穀統制,讓中國人給他們種水稻,卻不讓稻農吃稻米,只給農民供給一些雜糧維持生活。當時肖家就靠在地里給日本人種水稻維持生計。不料1943年一場特大的雹災,使當年糧食顆粒無收。因為欠下了駐軍糧城機米場日軍的化肥、種子錢無法償還,肖世榮一家怕殺人不眨眼的鬼子上門征討,索性收拾東西到寧河縣去投奔親戚。

到寧河縣以後,一天晚上,肖世榮遇到兩個穿土布軍裝的人,這兩個人都背着大槍。二人問肖世榮是幹什麼的,肖世榮說自己是來打工的。兩個人打量了他一會兒,對肖世榮說別給地主幹了,跟我們打鬼子去吧。第二天早晨,肖世榮把這件事跟父母和親戚說了,親戚告訴他那兩個人是八路軍幹部,還鼓勵他去參加八路軍。沒過幾天,肖世榮就跟着這兩個八路軍去參軍了,當時也就十七八歲。

肖世榮跟着來到寶坻縣,兩名幹部把他交給武寶寧聯合縣四區區長薄銀便離開了。從此,肖世榮當起了薄銀的通訊員。通訊員需要在日本鬼子的眼皮底下去各村開展工作,進行抗日動員,宣傳黨的政策。有一次,肖世榮和另一名通訊員結伴執行任務,途中遇到鬼子的一個巡邏小隊,三五個鬼子走累了,坐在草垛上休息,肖世榮二人只好躲在草垛邊上一動不動。當時是數九寒冬,天氣非常冷,可以說是哈氣成冰,而八路軍裝備的棉衣又非常單薄,肖世榮二人為了不泄露行蹤,順利完成傳達消息的任務,忍着刺骨的寒風,一動不動……等鬼子歇夠離開后,肖世榮二人已經凍僵了。

當了一段時間的通訊員后,肖世榮在駐守村子里見到了區小隊戰士,他看到戰士們個個背着武器,看起來威風極了,心裏羡慕萬分,就求區長薄銀讓他參加區小隊。薄銀覺得肖世榮年紀還小,待在區里安全一些,不想讓他跟着區小隊上戰場,可是肖世榮去意已定,每天來求薄銀放他走,薄銀架不住肖世榮的軟磨硬泡,終於答應他的請求。

肖世榮走後沒幾天,就聽到一個噩耗,區長薄銀在一次日軍掃蕩中未能突出重圍,被鬼子用刺刀殺害。肖世榮聽到這個消息,悲痛萬分,這時,卻有戰友跟他說:“你小子真是命大,幸虧你參加了區小隊,不然現在你的小命恐怕也沒了……”肖世榮聽了,心裏更加不是滋味。

肖世榮到區小隊后,開始真刀真槍地去打鬼子。剛開始,他的膽子還不大,一見到鬼子就手忙腳亂,顧不上開槍制敵。一天,肖世榮跟隨小隊在一個村子行軍,不料遭遇十幾個鬼子。鬼子一見有八路軍,率先扳動機槍,區小隊的班長和幾個老戰士連忙開槍回擊。當時區小隊武器裝備嚴重不足,十幾個人手裡只有四五把破步槍。因為肖世榮年紀小,且沒有作戰經驗,班長給了他一桿“老套筒”讓他防身,可是肖秀榮手裡的這桿槍不但老舊,還是把壞槍,每打完一槍都要用鐵鉤子往外鉤子彈殼。這是肖秀榮第一次上戰場,看到這樣的場面嚇得亂了手腳,拿着這樣一把破槍待在原地,根本想不起來要開槍打鬼子。

幾分鐘后,班長等人的子彈打光了,危急時刻,班長衝著肖世榮大喊:“你小子還愣着幹什麼,開槍啊!打這王八蛋小日本!”可肖世榮還是手足無措,愣在原地,班長急得一把搶過槍來,對着鬼子就是一槍。別說,這一槍還真管用,日本鬼子聽到槍響以為八路軍的救兵來了,嚇得趕緊撤退了。這次戰鬥讓肖世榮經歷了戰爭的洗禮,他很快成長為一名遇敵不慌、克敵制勝的戰士,後來他在戰場上總是沖在前面奮勇殺敵,消滅了不少鬼子。

幾個月後,一個八路軍正規軍連隊從玉田縣開來,經過肖世榮所在的區小隊。這是肖世榮第一次見到八路的正規軍,他看到戰士們穿着整齊的軍裝,肩上扛着各色的武器,渾身透着軍人的瀟洒與威嚴,可來了精神,於是他找到隊長,要求去參加大部隊。隊長見他在小隊里成長很快,多次圓滿完成作戰任務,消滅了不少鬼子,就答應了他的請求,把他推薦給八路軍的連長。肖世榮就這樣正式成為縣支隊的一名八路軍戰士。

肖世榮來到大部隊以後,部隊發給他一支漢陽造步槍,那桿槍幾乎和他一樣高。他視這桿步槍如珍寶,每天細心擦拭呵護,用這桿槍消滅了數不清的鬼子。有一次肖世榮所在支隊得到地下交通員的情報,這兩天有兩個日本僑民要回國,有一批鬼子要去護送。獲得這一消息后,支隊決定在玉田的前馬庄打伏擊,支隊長立即做了布置:一連在前馬庄埋伏,二連在後馬庄埋伏,等鬼子全部進入伏擊圈后,兩個連隊前後夾擊,將鬼子一舉殲滅。

肖世榮聽到作戰任務后無比興奮,一邊擦拭着手裡的槍,一邊設想着戰鬥中殺敵的情景。當天傍晚,肖世榮和一連戰士埋伏在前馬庄,等待敵人走進包圍圈,他摩拳擦掌,端着上好子彈的步槍等待隊長下達戰鬥的命令。鬼子很快全部落入包圍圈中,只聽隊長一聲令下,肖世榮等開槍向鬼子射去,一時間槍聲四響,火光衝天。肖世榮一槍過去,就見對面的一個鬼子兵應響而倒。鬼子在一連二連的前後夾擊下很快亂了陣腳,他們把幾輛馬車扔在一旁,四散而逃。

肖世榮見馬車上還有鬼子扔下的幾把步槍,端着心愛的步槍沖向馬車,他在馬車前繳獲了三桿步槍,其中兩桿是65式,一桿是79式,這三桿步槍都比他手裡的漢陽造要先進得多。正當肖世榮背着三桿步槍準備歸隊時,卻聽到遠處葦叢中有動靜,上前一看原來是一個肥頭豬腦的日本小隊長正趴在地上大聲地喊:“警備隊……警備隊……”

肖世榮一聽鬼子還敢求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他“啪”的一聲將子彈推上膛,想一槍斃了這個傢伙,正當他準備開槍之時,他想起連長時常跟他們說八路軍的政策是優待俘虜,不能擅自殺死鬼子,於是不情願地放下手裡的槍,拿着繩子去捆這個日本軍官。但他故意把繩子系得緊緊的,鬼子疼得直叫喚,肖世榮這才覺得解氣。由於肖世榮俘獲日本軍官、繳獲日軍武器有功,支隊把繳獲的79式步槍獎勵給他。肖世榮對自己的新槍愛不釋手,帶着這桿槍參加了抗日的決戰,將日本鬼子趕回了老家。

後來,肖世榮還經歷了數不清的大小戰鬥,打跑了日本鬼子,打敗了國民黨*派。快要解放的時候,他已經在西北當上了一個騎兵連的連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因為眷戀家鄉,眷戀着新袁庄這片土地,眷戀親人鄉情,他毅然放棄了自己浴血奮戰得來的軍功,放棄了政府給安排的職位和優厚的待遇,回鄉務農。在農耕之餘,他承擔起村裡的治安工作,擔任治保主任一直到退休,在他的守護下,村裡一直安寧祥和。

講述人:劉茂生,83歲    

趙廣平,63歲    

劉恩元,52歲    

倪金財,51歲 

整理人:滑   靜       

“大電燈”李大同

新袁庄村有個村民李大同(生卒年月不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靠幾艘木頭大船搞運輸維持生計,當地人把他叫作“養對艚的”。養船需要僱人,水上漂來盪去,很是危險,所以錢賺得也不容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李大同就把這些木頭船都賣了。賣船以後,他手裡有了些錢,想着做公路運輸的生意,於是買回一輛解放牌汽車。當年,全中國也沒有多少輛汽車,李大同買車在當時可算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那轟動程度絕對不亞於現在買一架直升機。

當時村裡還沒有通電,照明還是靠煤油燈,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村民們總是早早地就上床休息。孩子們睡不着,大人們就給孩子講大灰狼的故事,嚇唬孩子如果再不睡覺就要被大灰狼抓走了。

有一天晚上,人們吃完晚飯正準備上床睡覺,忽然從遠處傳來一道亮光,這道光照亮了大半個莊子。人們不知道這道光是從哪裡來的,紛紛走出家門張望,孩子們更是連衣服都沒穿好就跑了出來。這道光越來越近,幾分鐘后,人們看到了發光的物體,原來是李大同開着他那輛解放牌汽車回來了。

人們一下子圍了過來,仔細地端詳着這輛汽車,孩子們紛紛伸出自己的小手,左摸摸,右摸摸。一個孩子隨口念了一句順口溜“李大同,大電燈,照得村裡亮堂堂,從此沒了大灰狼”,人們聽后哈哈大笑,都誇獎這孩子順口溜編得好。後來,人們一見到李大同就想起這句順口溜,就叫李大同“大電燈”,李大同因此有了“大電燈”的綽號。  

講述人:劉茂生,83歲                                                    

倪金財,51歲  

整理人:滑   靜    

舞  獅  子

“文革”期間,許多在城裡工作的文藝工作者被下放到農村接受勞動改造,新袁庄村也有幾個下放戶。

70年代初,有一位梁姓老人被“四人幫”打成*權威,下放到新袁庄村。這位老人祖籍山東,從小習武,練就一身好功夫。老人從小在農村長大,所以被下放到農村生活,並未感到不適應,他整日與村民同吃同住,每天都樂呵呵的。白天跟村裡人一起下地幹活兒,傍晚收工以後他總是抽空練練功夫。他練功的時候總是有很多村民圍觀,有時候一時興起就會給人們表演一段。村裡很多小夥子看他練功,覺得非常威風,都想跟他學武術。他也非常樂意教人們習武,幹完活兒就領着人們練功鍛煉身體,後來還成立了一個武術隊,村裡人習武的風氣日漸興盛。

老人不光帶着人們練練腿腳功夫,還教人們舞獅子。可當時新袁庄村本土還有一隊人舞獅子,新袁庄本土舞的是文獅子,而老人教的是武獅子,兩隊舞獅子的人互相都不服對方,雙方總是暗中較勁。最後,兩隊人決定以擂台賽的形式,比試舞獅子,讓村民們來評判輸贏。雙方都做了充足的準備,鉚足勁兒加緊練習,想要贏過對方以證明自己的獅子舞得最好。

比賽當天,雙方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文獅子一方表現出了獅子的靜態和性格溫柔的一面,恐嚇時的怕,互相親密時的吻,期待時的盼以及搔癢、舔毛、伸腰、打滾、掏耳朵、打哈欠等動作都表現得形態細膩逼真,憨態可掬,可以說是惟妙惟肖。老人帶領的武獅子一方也是技藝非凡,他們拿出自己的武術功底,通過表演獅子翻山越澗,登山直立,跳、轉、騰、撲等動作,表現出獅子動態和性格兇猛的一面,整個表演驚險紛呈,令人嘆為觀止。

村民們大飽眼福,覺得雙方各有千秋,難分伯仲。雙方一聽比賽結果,還是互不服氣,個個都憋着鼓勁要贏過對方。但誰都沒有意氣用事,反而是把這鼓勁化作努力練習,提高舞技的動力。後來,他們經常在海河邊的沙土地上比試舞獅子,這也成為村子里一道獨特的風景。

講述人:劉茂生,83歲                                                       

倪金財,51歲  

整理人:滑   靜       

長 利 高 蹺

在新袁庄村,每到正月里鬧花燈或者村裡面有重大活動的時候,總能看到長利高蹺的表演。新袁長利高蹺獨具特色,距今已有百年歷史,2009年被天津市政府列入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大約在一百年前,新袁庄村向天津南郊葛沽地區的鄧岑子高蹺隊學習高蹺技術,在所學基礎上進行改良,創立長利高蹺。鄧岑子那裡的高蹺叫作長勝高蹺,長勝高蹺源於葛沽的長樂老高蹺,新袁庄村高蹺跟鄧岑子高蹺同屬“長”字輩兒。天津“長”字輩兒的高蹺分會還有一些,比如大楊庄的長平高蹺、翟莊子的長鴻高蹺。雖說都是“長”字輩兒高蹺,但長利高蹺可算是新袁庄村特有,它是在漕運文化、碼頭文化、鹽商文化等影響下,逐漸形成一種具有區域特色的高蹺表演形式。

天津地區的高蹺主要有衛、海兩大流派,新袁庄村的長利高蹺屬於海派文武高蹺的一個分支,以“文高蹺”為主。長利高蹺的表演者將雙足縛在1—3尺高木棍製成的“蹺腿”上,在鑼、鼓、鐃、鈸等樂器的擊打伴奏中向前行進,不時地還要進行舞蹈翻跌。長利高蹺區別於其他高蹺形式的最大特點是唱舞結合,表演者們不僅要站在高蹺上行走跳躍,還要扮演各種角色,吟唱戲劇台詞,這也是長利高蹺最吸引人的地方。

長利高蹺最早由12人組成,其中有頭棒、買豆鸚哥、老座子、樵夫、白桿兒、漁翁等角色,後來經過老藝人們的創新,又增加了傻媽媽、傻兒子等角色。傳統的表演節目有漁翁捕魚、公子撲蝶、樵夫打柴、鸚哥倒立等故事。

近年來,長利高蹺又將《水滸傳》中的人物編排到高蹺表演中,表演者們在高蹺上演繹水滸人物的英雄故事,給村裡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每次有高蹺表演,村裡的孩子們總是早早出門,在路邊靜靜等候,生怕出門晚了搶不到好位置,看不清楚高蹺上面上演的水滸一百單八將的有趣故事。  

講述人:劉茂生,83歲    

趙廣平,63歲    

劉恩元,52歲    

倪金財,51歲  

整理人:滑   靜      

評   劇   團

新袁庄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不久成立了文藝宣傳隊,其中評劇團的演出最為精彩。新袁庄村的評劇團過去在十里八鄉遠近聞名,每次出去演出都會受到當地村民的熱烈歡迎。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村裡喜好唱評劇的年輕人們經常聚在一起,切磋評劇的唱功和身段技法,探討劇目的表演方式。他們勤于練習,漸入佳境,自發成立了評劇團,排練一些傳統劇目。

當年,評劇團的這些業餘演員們能夠完整地表演《秦香蓮》《劉巧兒》等經典劇目,雖然他們不是科班出身,但學得認真,演得動情,表演極具感染力。每逢村裡有演出活動,大隊會先在村裡的空地上搭戲台,孩子們一看見戲台搭起來,便知道今晚又有好戲看了。於是小孩子們趕緊跑回家中,拿來板凳和馬扎到戲台前搶佔看戲的好位置,生怕來晚了坐後面看不清楚,聽不真切。評劇開演前半小時,村裡的大人小孩兒都齊聚一堂,坐在戲台前一邊聊天,一邊等待着大幕拉開。稍微來晚一些的人們,眼見戲台前已經坐滿了人,再也擠不進去,可是又不甘心放棄觀看演出,索性爬到樹上看戲。

戲一開演,戲台下面頓時鴉雀無聲,人們睜大雙眼,豎起耳朵,認認真真地觀看着台上的演出,生怕漏掉一個動作。大人和孩子都看得津津有味,台上的演員唱到高興的事,下面的觀眾就哈哈大笑;台上的演員唱到傷心處,下面就有人跟着流眼淚。每次演出結束,觀眾們總是為演員們獻上雷鳴般的掌聲,以此表達對演員的喜愛。其他村子聽說新袁庄村文藝宣傳隊的評劇團戲演得好,紛紛邀請他們去演出,評劇團唱遍了周圍的大小村落,每到一處都掀起一陣評劇熱。

“文革”期間,由於評劇團不能再演唱傳統劇目,文藝宣傳隊的活動一度沉寂。後來評劇團響應號召,改唱起樣板戲。在樣板戲當中,評劇團的《紅燈記》唱得最好。“文革”后,評劇團的劇目再度調整,緊跟時代,吐故納新,用傳統的劇種歌頌着新時代的風尚,村裡又出現了當年爭搶着看戲的壯觀場面。

如今,人們的娛樂方式更加多樣,年輕人不再愛看評劇,只有村裡的老人一直為評劇團捧場。評劇團現在雖不再像往日那樣風光無限,但也為老人們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一筆亮色。  

講述人:趙廣平,63歲     

倪金財,51歲  

整理人:滑   靜      王璐清    

大发5分彩开户:熱點新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