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3官方计划网-旅游行业资讯
点击关闭

政府什麼-出现了「对话可以停止暴乱」荒谬的逻辑

奔驰奥迪大裁员

相信世界上任何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和法國,也不能容忍暴徒不停地攻擊警署、機場、火車站、商場、政府部門,但是美國仍然稱讚香港的暴徒是搞「和平示威」,行使集會遊行的權利。

這種情形,如果出現在美國、英國、法國,警察早已開槍了。這樣的動亂已經延續了逾一百天了,香港市民現在星期六星期日不敢到商場消費和吃飯,星期一到星期五放工回家後也不敢出街。香港的飲食業和零售業已經蕭條情況超過了沙士的時期。但是政府依舊在考慮是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更加未有制訂「禁蒙面法」的時間表。政府仍希望以和平手段解決當前亂局,說「對話好過對抗」「很有信心實現大和解」。

誰在給暴徒「網開一面」?每一天的動亂,為什麼要等他們造成了巨大的破壞,老百姓被毆打,警察才出動?

更嚴重的是,暴徒開始襲擊和攻擊愛國社團和議員辦事處在公眾場合就暴力毆打和禁錮持不同意見者,搶走他們的手機檢查在商場內,他們更加包圍表達愛國訴求的群眾,進行恐怖襲擊。好像美心集團太子女發表支持警察言論後,集團旗下食店便遭受到黑衣人的包圍和破壞。香港已經出現了恐怖主義壓制言論浪潮。

這不是「最低武力」,而是「女媧補天」的「最遲武力」。究竟是什麼人給了警隊緊箍咒?為什麼捉了的人立即就要釋放,而且批准以最低條件保釋,讓他們第二天又可以再參加動亂?為什麼全世界警隊都會有情報系統,或者派出便衣探員,追蹤暴徒的住處,然後收網,但是香港卻不能這樣做,並且宣稱我們沒有卧底在暴徒的行列裏面?如果是和解佔了主導地位,統籌了警隊的各項行動以及律政司刑事檢控科的慢吞吞的起訴工作,那麼,「女媧補天」,以拖待變,就成了處理香港動亂的總路線了。

文/陳光南中央電視台記者訪問了美心集團太子女,提出了一個問題,香港還是一個民主的城市嗎?為什麼港人沒有發聲的渠道?這個問題有很大的啟發性。全世界很多人包括傳媒記者,都認為香港是多元化的,什麼聲音都可以表達,所以愛國者可以發聲。他們不知道香港的動亂已經升級,從8月中旬開始,黑衣人和美國互聯網巨企已用白色恐怖手段,排斥愛國愛港聲音,壟斷了言論空間。

這就造成了一個局面,參加暴動的青年人非常安全,不必付出什麼違反法律的代價。有城中大富豪呼籲「執政者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今天已經不是停留在嘴巴上,而是有實際的政策運作,真正做到了「網開一面」。難怪有人說,一些人不方便說的話,由大富豪說出來了,所以出現了「對話可以停止暴亂」荒謬的邏輯。

資深評論員來源:大公報責任編輯:glory

誰在壟斷香港言論空間?年輕人一般習慣看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不少電視台和電台都傾向支持美歐、台灣當局所提倡的所謂「民主自由價值」。特別是年輕記者,他們所就讀的大學新聞系,不少教授和講師都是來自台灣。因此,新聞記者也一面倒,支持動亂和反對特區政府,結果是特區政府、愛國愛港的聲音無法落地。

既然定了「對話好過對抗」的總路線,所以,警察應對暴亂的手段就劃出了一條紅線,只允許「使用最低武力」對付動亂的行為,不要先下手為強,不要拘捕暴亂主腦人物,要提前一兩小時提出預先的警告,才能進行驅散行動。即使有暴徒被捕,法庭也批准疑犯以最低條件保釋,甚至容許疑犯離開香港,繼續到外國議會唱衰、抹黑特區政府,乞求外國政府立法制裁香港及特區官員,也可以到外國大學繼續升學。

這就可以解釋到為什麼教育局對於宣傳仇恨警察言論的教師、開學日拒絕進行升旗儀式的校長採取了縱容的態度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食環署可以不執行禁止標貼的法例,任由「連儂牆」張貼煽動暴亂的造反、「革命」的標語,並且說我們沒有政治傾向了。所以,觀察什麼時候香港可以真正止暴,關鍵在於特區政府什麼時候承認香港的秩序已經失控,實行立法禁止戴上了面罩參加公眾活動和非法集結,什麼時候公開宣布暴徒如果使用汽油彈攻擊公共設施和警隊,或者企圖搶奪警察的槍械,警察可以採取任何武力進行反擊。一旦真如此,香港人就可以恢復安定了。寄望與親美派和親台派對話可以恢復香港安定,其實是與虎謀皮,這不外是「以拖待變」的代名詞。

現在基本上每逢周末,警署、港鐵站和商場都受到了暴徒的破壞和攻擊。暴力襲擊持續升級,香港的形勢已經急劇轉壞了,市民的人身安全和言論自由已經喪失了。

今日关键词:女婴推拿后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