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关系利益-法内尔执笔的这封信不会对美国政策界产生影响

滴滴顺风整改方案

祁昊天表示,從內容上看,法內爾執筆的這封信不會對美國政策界產生影響。信件的措辭和表述並不會得到很多美國人的支持。因為這封信完全是從意識形態和敵視的角度來描述中國,不是美國政策圈的主流觀點。而且從特朗普的個人風格看,他也不需要其他人來教他怎麼做,而是自己成為指揮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此前曾強調,絕不能讓矛盾和分歧來定義今天的中美關係,更不能讓偏見和誤判來左右明天的中美關係。「相信客觀、理性、務實的聲音終將戰勝那些偏執、狂熱、零和的主張」。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學者祁昊天和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呂祥19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均表示,這封信本身沒有太大分量,因為聯署人基本以退役軍官為主,高級軍官不多,主要為退役中層軍官。祁昊天認為,軍人有對抗思維並不奇怪,他們帶有非常強烈的美國國家利益至上情緒。這封公開信的起草者法內爾一直是職業軍人,思想比學者更加鷹派。聯署者里的很多人和法內爾的背景很相似,他們中還有不少人從事情報分析,這樣的職業要求他們從最壞情境考慮問題,因此做出對中國示強的舉動並不令人意外。

本月早些時候,由5名美國前政要及知名專家學者執筆,95名美國學術界、外交界、軍界及商界專家聯合署名給特朗普和國會議員的公開信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信件強調「中國不是敵人」,並表示兩國關係的惡化不符合美國及全世界的利益。領銜撰寫這封公開信的5人之一、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文日前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表示,儘管美國和中國有一些嚴重分歧,並對中國在某些領域的做法有很多擔憂,但無論是在美國的政策圈,還是其他相關圈子,都不存在這樣一種支持極端對華政策、支持給中國貼上重大安全威脅標籤的「零和政策」的普遍共識。從民意調查來看,美國公眾也不支持這種觀點。

《華盛頓郵報》2015年2月曾刊登一篇文章,細數美國自1776年以來,239年間有222年在打仗。但如今法內爾執筆的這封公開信卻宣稱,中國不是、也從來不是一個和平的政權,且中國和美國存在世界觀的「不對稱」,稱「中國不是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在我們的政治體系中,政治是常態,戰爭是例外。這在中國的世界觀中是完全相反的。展望未來,我們必須更好地理解和處理這種危險的不對稱」。公開信還批評了「與中國接觸政策」,稱「無論美國在外交、經濟或軍事上進行多少接觸,都不會破壞中國的大戰略」。

【環球時報記者 高穎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莫然】美媒19日報道稱,在約百名美國專家發表《與中國為敵事與願違》的公開信后,日前又有約130名美國各界人士聯名簽署了一封致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公開信,鼓動美國政府堅持目前採取的對抗中國的路線。中國專家19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封信並非美國的主流觀點。

公開信聲稱,中國所表露的野心與美國的戰略利益背道而馳,中國正日益採取危及美國及其盟友的行動。在過去40年裡,美國奉行與中國接觸的開放政策,極大造成了美國國家安全的不斷削弱。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公開信列舉了中國種種「應受譴責」的行為,如「反對現有國際秩序、擴張主義」。

史文說,他不支持把中國徹底塑造和譴責成「一切邪惡的源頭」,或是對美國安全來說攸關生死、必須以冷戰方式來應對的威脅。這既缺乏事實依據,對美國和中國(的利益)也均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祁昊天分析說,這封信之所以這麼高調地發出來,或許與三個因素有關:一是在某種程度上對《與中國為敵事與願違》這封信進行回應;二是一些簽署者需要在選舉年「站隊」,這涉及他們自身的職業發展,因此選擇公開發聲;三是美國最近正在制定2020財年軍費,國會與白宮正處於較勁的關鍵時期,這或許是鷹派發聲的一種動機。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報道稱,這封公開信由退役海軍上校、前美軍太平洋艦隊情報和信息行動主管詹姆斯·E·法內爾執筆,簽名者包括美國退役軍人、前情報官員、學者、智庫成員等130人。

今日关键词:华晨宇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