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融资-2019年至今至少有17家保险科技公司成功实现融资

男子否认杀妻骗保

需求導向保險科技「多處開花」,落地轉化需明晰賦能路徑

據藍鯨保險不完全梳理,2019年至今,行業內至少有17家保險科技公司獲得不同輪次的融資,2018年全年,至少32家公司成功從投資人手中融入資金,加大科技端投入。

從獲得融資的企業來看,健康險領域的保險科技運用已呈現多樣化,包括面向B端、C端用戶,從前端銷售到後端服務。舉例來看,英仕健康、璞映智能,可向B端保險公司提供健康險的智能理賠和控費服務;優加健康選擇在保險公司、醫院、客戶搭建商保醫療鏈接平台;康語則面向個人用戶。

逆勢生長,資本寒冬中保險科技公司融資連連落地

作為資本密集型行業,保險科技公司「發展-融資-再發展」路徑是貫見模式。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保險科技初創公司的融資總額創下44.23億美元的記錄。近日,2019年第二屆亞太區互聯網保險國際峰會議上,原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預測稱,這一數值有望在2019年達到61.6億美元,同時,其也表達了對國內保險科技應用的看好。

「保險科技公司確實得到了一些資本的青睞,成功融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對藍鯨保險分析稱,在其看來,保險行業一些痛點可以通過科技方式加以消除,「這也促生了機會,進而衍生出巨大市場」。舉例來看,增量保險市場內,場景化保險創新勢必需要強大的信息技術支持;存量保險市場中,傳統渠道如何運用保險科技,例如對保險代理人賦能,都具有想象空間和適度機會。

此外,監管的適用性也面臨更迭。一方面,當前監管更多與早前保險經營模式相適應,隨着保險行業、保險科技的發展,監管規則、監管科技的契合度待提升。

「這是毫無疑問的需求導向」,朱俊生總結稱,當前科技運用主要集中在前端,如渠道、銷售環節,「整個中後端的保險科技應用是需要加強的,假如能夠把核保、核賠問題更好解決,某種程度也會促進前端的銷售,這是一體的」。

事實上,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和生物科技等技術通過對保險業務流程的全面滲入,在提升保險行業的業務效率,改變產品形態,改進服務和交互方式的同時,也進一步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和保險生態,而以上載體即是保險科技及保險科技公司。

從整體環境來看,資本市場難言回暖,由於投入壓力大,前期更多需要融資持續投入的保險科技公司,遭遇寒潮還是逆勢生長?

作為金融科技的重要分支,近年來,保險科技全面賦能傳統保險行業,促進保險服務優化升級,甚至重塑保險市場格局,保險科技公司也不斷湧現,切入細分市場。據藍鯨保險不完全統計,2018年至少有32家,2019年至今至少有17家保險科技公司成功實現融資。在業內看來,資本寒冬下,保險科技領域並未遇寒潮,更趨理性的產業資本瞄準了保險科技解決行業痛點的良好機會,精挑細選「入局」。

「圍繞用戶需求開展產品創新和應用;圍繞產業升級進行產品創新和應用;依託保險的跨界屬性,融合新技術,創造新需求」,前述車險科技公司人士總結稱,保險科技公司要想實現高效的轉化落地,首先即需要明晰賦能路徑,契合業務需求。

在提及保險科技公司是否需要不斷融入資金維持運營時,對方表示,更多還是要看經營模式,「假如沒有能夠盈利的產品或服務,無法自負盈虧,只能依靠不斷融資」,同時,其也表達了對保險科技行業的看好。

如今,保險科技不僅為保險價值鏈的各個環節賦能,提升傳統保險供給的效率,還推動了商業模式的創新,滿足不斷增長與動態變化的保險需求。然而,「講故事」者或也難免,「天馬行空」描繪藍圖后,如何落地轉化?

凱泰銘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圍繞風控進行數據研發建模,專註車險理賠風控;明覺科技、熊貓車險則主要面對車險後市場,提供數據、創新應用方案。愛保科技等面向行業賦能,包括智慧車險、智慧健康、垂直場景保險。此外,面向定製化場景保險、人工智能方面,也各有保險科技公司選擇深入。

聚焦國內,近期,則有數筆保險科技公司融資事項落地。7月以來,保險科技公司諾惠醫療、愛選科技、圓心惠保科技以及棧略數據陸續披露獲得融資事項,分別獲得A輪千萬、Pre-A輪2000萬元、A輪5000萬元、B輪近億元的投資。

「可能確實有部分公司偏重『講故事』」,朱俊生指出,無論是保險公司還是保險科技公司,在運用科技時,如何與業務相結合才是重中之重,「不是為了科技而科技,所有的科技運用,是為了解決業務中的問題,或者說使得業務的遞送更加高效,所以一定是科技跟保險業務本身的深度結合,不能講概念、講故事」。

「融資方面並沒有太大的受阻感覺,目前資本還是比較理性的,能夠看到被投資方的內在價值」,藍鯨保險採訪到上述一家保險科技公司相關人士,在過去的兩年內,該公司已成功融入兩輪資金。

「另一方面,監管部門也面臨一個挑戰,如何在鼓勵創新和防控風險上適度平衡」,朱俊生說道,「在互聯網科技的發展當中,保險行業也出現一些吸引眼球的『偽創新』,但『偽創新』不能否認創新本身的重要性,監管既需要防範風險,但也要給行業創新適度空間,這是考驗智慧的」。

值得關注的是,從梳理情況來看,保險科技公司所瞄準的目標領域,也極具規律性,主要集中在健康險、車險前後端;碎片化的場景保險;針對行業的數據運用以及部分細化領域。

行業全鏈條賦能,向來是保險科技的的目標。然而,專家指出,當前保險科技運用仍更多停留在銷售前端,中後端的科技運用仍待加強,以促進「一體化」發展。此外,「講故事」謀融資並不可取,保險科技公司要想實現高效的轉化落地,首先即需要明晰賦能路徑,圍繞用戶需求、產業升級開展產品創新和應用,依託保險的跨界屬性,融合新技術,創造新需求。

對此,朱俊生建議,通過積極探索「保險科技監管沙盒」機制,以風險可控的方式在有限範圍內開展科技創新業務,有助於開創保險科技的良性創新模式,「先做一些嘗試,等有些經驗之後,更大範圍的去複製,讓創新態勢能夠維持」。

「之所以出現分化,主要是保險產品產業鏈特徵導致的」,一位車險科技公司人士對藍鯨保險介紹稱,從保險產品設計、銷售、核保、理賠、服務幾個重要節點看,前端在線銷售需求明確、更容易切入,保險公司、保險科技公司多在搶佔該部分市場。此外,傳統風控在互聯網大數據時代,顯得「力不從心」,進而為專註風險管理的保險科技公司提供了切入機會。

  “保险科技是资本关注重点领域”,一位保险科技公司业务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称,当前,产业资本陆续进入保险科技领域,在经过2015年的融资热潮后,2016年至今,投资人、投资行为更趋理性。

畢馬威對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資活動梳理結果同樣顯示,全球保險科技領域正在迅速成熟,2019年,亞洲將迎來保險科技投資的巨大增長。

今日关键词:大庆第一猛女被拘